舒剑!”

    有人认出了来人手中的宝剑,禁不住一声惊呼。

    昆仑琼华派,素以铸剑秘术为尊,集三代长老毕生心血铸就“望舒”、“羲和”二剑,均有灵气,可以达到人剑同一境界。

    “我,昆仑山琼华派夙瑶,挑战己亥梅超风。”来人走到场中,用望舒剑指着梅超风,“出来受死!”

    登记员已经将她们的名字记下,并宣布了比赛开始。

    梅超风不能逃避,必须出来接受挑战,或者认输。她看了看鲲鹏,鲲鹏将魔剑扔过去。

    她还没接到,夙瑶便横过望舒剑,试图将魔剑夺到自己手中。

    梅超风见状,岂肯相让,立即使用《九阴真经》的挪移法,加上现在本就已经有了灵气,身形陡变,还没等夙瑶看清,她已经将魔剑抓到手中,并回到自己的阵地上。

    “看不出来,你这小女子,还真有几分本事。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魔剑占有。你的贪心,将让你付出生命。”夙瑶说。

    “此剑并非我贪心占有,而是打赌得来。你凭什么来这里抢夺,此剑跟你有何关系?”梅超风问。

    鲲鹏看向邻场的慕容紫英,他正低着头,不敢看这边一眼。

    慕容紫英是琼华派的,夙瑶也是,但夙瑶在山下,她如何这么快便得知,慕容紫英将魔剑输给了梅超风,难道有人通风报信,有意制造他们跟昆仑的矛盾?

    他没有关心梅超风是否能打赢夙瑶,却在思考是谁在制造摩擦,想必应该是蜀山盟的什么人。但云深观的蜀山弟子,甚至其他人等,也没有看到有谁离开,他们又是如何将信息传递出去的?

    突然想到空中那个虚幻的影子,或者说,蜀山榜打榜期间的空间监视者或秩序维护者,他不由微微抬头,凝神看向高空。

    那个影子,果然存在。应该就是他通知了昆仑琼华派,夙瑶才会赶过来。

    梅超风抽出了魔剑:“夙瑶,念在你也是女子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希望你主动离场,我可以不认为你是在无理取闹,否则,休怪我剑不留情。”

    “你狂,看剑!”夙瑶根本不买账,舞动望舒剑,奔梅超风毫不留情的刺来。

    而邻场的慕容紫英,一直低着头,没有朝这边看一眼。

    “你的望舒剑,不适合你使用,根本达不到人剑同一的境界。”梅超风一下荡开的她的剑,跳出圈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离去吧。”

    夙瑶愣了愣,提着剑,还想再战。但是刚才她全力一刺,却被对方轻松格挡,她也觉得自己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她使望舒剑,需要羲和剑的配合,方能发挥出较好的作用。

    “退出可以,把魔剑还给我!”

    梅超风冷笑一声:“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吗?以你这样的实力,连望舒剑都守不住,劝你还是不要使用跟自己不能匹配的灵器,以免失去生命。”

    “你!”夙瑶直接气瘪。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