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把他的尸体交给本座吧。”鲲鹏说。

    天妖皇沉默了一会,转过身:“好吧,你等着。”

    鲲鹏却没有等着,而且一闪身便跟在天妖皇身后,长老大惊,也想跟上来,但最终还是没有移步,呆立原地。

    天妖皇,在他的心中是无敌的存在,要不是因为他是蜀山青秀观长老,他哪里敢跟天妖皇对话。但现在这个鲲鹏,竟然可以跟天妖皇同行,他的洞穴,而且看天妖皇的反应,也没有想要赶他出来的意思。

    长老的心中,便也将鲲鹏的地位迅速拔升到与天妖皇相当的地步。

    今天冒险带他来见天妖皇,他真是赌对了。帮了鲲鹏这样一个大忙,以后他若有事相求,鲲鹏应该不会拒人千里了吧。

    天妖皇看了看跟在身后的鲲鹏:“你怀疑我撒谎吗?”

    “没有,本座只是想亲自带走他,不必麻烦你出手了。”

    他便不再说话,头前带路。山洞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但天妖皇似乎能清楚看见一切,行走如飞。鲲鹏也不示弱,紧紧相随。

    来到洞底,天妖皇一指地上。

    鲲鹏不等天妖皇说话或出手,已经闪身近了窦建德身边,看清此人确实是窦建德之后,手一挽便将他提在手中:“他只是被吓晕了,并没死。”

    “他明明死了。”

    “那你告诉本座,他是怎么死的?”

    “我见他最近几日老是到这里来练功,心里烦他,就想将他抓到洞里来,吸取他的功力。结果我还没出手,他便被吓得一命呜呼。”

    “你确定你没有打他?”

    天妖皇有些喏喏,又斩钉切铁的说:“真没打他。”

    “没事,他身上的妖气,本座一摸便已经知道。你是没有直接打他,但你用妖气冲击他的灵气,你的妖力比他强了很多倍,他自然承受不了。”

    天妖皇便不再说话,默默站到洞的一侧,给鲲鹏让路。

    鲲鹏笑笑:“不过,他的命还算硬,没有死。”

    带出洞外,长老很惊奇,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后面的天妖皇:“这里都是打榜的各界生灵,你可不要胡来。”

    天妖皇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鲲鹏回头看看他:“本座走了。”

    他却连忙恭敬的抱一抱拳:“请——他真没死吗?”他又指了指鲲鹏手中提着的窦建德。

    “是啊,要是他死了,你今天的日子可能就不好过了。”

    鲲鹏的话带有明显的威胁性,但天妖皇没有任何反驳,这让长老更是对鲲鹏生出许多的敬畏。

    回到青秀观长老的房间,鲲鹏放下窦建德。

    “你说他没死,可他明明已经死了啊,鲲鹏。”

    鲲鹏笑笑,将手放到窦建德的百会穴,一眨眼,窦建德便长舒一口气:“这口气憋死我了——咦,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长老一听:“师父?鲲鹏是你的师父?”

    窦建德自知失语,忙说:“对啊,他是鲲鹏师傅,我有时图省事,便不称他名字。”

    “哦。”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