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里没有一个人。

    “蒙军该不是将客栈的人都杀了吧?”黄蓉说。

    “应该不会吧,我们初次进入大沙漠时,这个客栈的营业都是很正常的。而且,这个客栈是辽国人开的,辽国已经铁木真的版图,他们也没有像花剌子模人那样得罪铁木真,蒙军不至于对西辽人斩尽杀绝的吧。”郭靖说。

    “以前是没有可能,但现在还真有这个可能。”鲲鹏说,“不过,他们不是将所有的辽国人都杀了,而是可能将这个客栈的人都杀了,甚至也将里面的所有食物草料都收走,如果没有收走,也应该是下毒了,无法食用。”

    四人都有些将信将疑,不过他们迅速进入客栈里搜查,果然在偏房的储藏室里发现了一些食物,但黄蓉仔细检查,食物都已经浸泡过毒药。

    而这种毒,不是上次喝水中的那种简单的毒,而是西域之毒,跟欧阳锋父子所用毒药近似。

    “蓉儿,你是说,这些毒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下的?”梅超风问。

    “说不好。但制毒药物应该都是来自西域,像上次的那种用甘草可解的毒药,也是西域常见的甘遂,主要作用是腹泻,通常也不会容易致死,但是在沙漠中了这个毒,还是很容易缺水而死的。

    “这里这些面团,好像是混入了西域草乌。就是关公刮骨典故中,射伤关羽的箭头上的那种毒。”

    郭靖说:“那么说,这种毒也不是太严重吧?”

    黄蓉笑道:“傻师弟,量少还可以治病,稍多了一点就要命,你看看这面粉,都成面团了,量肯定少不了。”

    “如此咋办?”洪七公说,“我们难道就一直饿着肚皮走到中原或江南吗?”

    鲲鹏笑道:“怎么会呢,洪帮主?再找,如果实在找不到吃的,就将被杀的人找来,取几块肉,烧着吃了,也不错。”

    黄蓉和郭靖立即一阵恶心。

    “哥哥,你说什么啊,赶紧别说了。”黄蓉捂住胸口,抬起头来看着鲲鹏。

    “都还没真的吃人肉,就这样子了。也罢,那我们再找找,看看他们的地窖里有没什么遗漏的食物。”

    他想起之前跟梅超风在客栈里住店时,掌柜曾经躲到过地窖里。

    郭靖和梅超风去地窖里找了半天,竟然找出来不少粮食。

    “还是不要拿太多,够我们吃几天便可。”鲲鹏说。

    他们便提了一袋出来,封好地窖,在石臼里将粮食舂成粉,又从水井里打了水,和成面团,做成一袋烧饼。

    遗憾的是找不到装水的器具。

    “此去中原,已经不会太缺水了,有吃的就行,遇到有河流或牧人,就能解决水的问题。”鲲鹏说。

    做饭耽误了半天,所以他们晚上就在客栈里住下来了。白天的天气炎热,晚上却寒凉,好在客栈里还有许多被褥,倒也无虞。

    但是不多一会,每个人都爬起来了,只觉周身奇痒难忍。

    不得不烧水洗澡,甚至两三次,才感觉稍好。

    黄蓉抱怨:“我现在怀疑,是有人在一路针对我们。不让我们吃,不让我们喝,不让我们睡觉,我们的马也差点被谋害。这些不是偶然因素,哥哥,你说说究竟什么人要跟我们作对。”

    洪七公笑道:“还能有谁?肯定是铁木真大汗了。现在进入辽国境内,他们的手段也越来越狠辣,很可能即将现身了。”

    鲲鹏点点头:“本座也是这么认为。”

    梅超风说:“铁木真居然还敢跟师父为敌?他是不是活腻了,就不怕师父一怒之下,返回去要了他的小命?”

    “也许他们认为,我们现在都没有可能回得去了,而且他们一定会对我们的返回严加防范。”洪七公说。

    “他再多的士兵,也无法阻挡师父。”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