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有大臣提出:“请问蒙古使者,你们既然诚意跟我们结盟,为何要在利州路向我们发动进攻,到目前也没有丝毫撤退迹象?”

    利州路、成都府路、川府路、夔州路,在民间合称四川路,官府依然各分各路。

    利州路北邻金国,中间再隔西夏,往北才是蒙古。

    但蒙古成长壮大之后,不断袭扰西夏,西夏不能敌。蒙古便入金国,南下跟宋国的利州路守军发生了多次冲突。双方互有折损,但蒙古军终不能继续南下。

    拖雷说:“此处攻到宋国,实属失误,原非大汗本意。且当南下蒙军受阻后,报与大汗,我们便即退军。奈何利州路守军不服被误伤,一路追击,双方因此陷入对峙状态。”

    “你这是狡辩。”那大臣怒道,“若蒙军真心要撤,岂会屡次相侵。明知遇到我利州路守军时,也不主动后撤,还要跟我守军交战,这是何居心?”

    宋蒙四川路的碰撞,在南宋朝廷引起的愤怒,一直都未能得到平息。

    如今这个大臣提出,自然更容易引起大臣们共鸣,就算皇上,也对此颇有微词。

    在拖雷来说,这也是他的软肋,在谈判中总会使自己无法理直气壮的说话。

    博尔忽接过话头:“蒙古不后撤,其实也是被形势所逼。他们远离大汗,深入西夏,又与金国征战,多方受制。加之粮草难济,一旦后撤,宋军又要追击,如此才陷入两难境地。但如果我们两国结盟,便可以立即东向进攻金国。

    “这是大汗的南部战略部署。

    “而东南方向,也同时派军攻击中都,两线夹击,迫使金国疲于应付。

    “若宋国再从淮河北渡攻入中原,金国便可以很快被我们攻灭。”

    他巧妙的将宋蒙矛盾转为结盟后的战略冲突,暂时吸引了皇上和诸大臣的思维。他们纷纷开始议论这样的战略部署是否得当,金国能否成功被灭。

    南宋十分渴望收复中原,不仅仅是要收回那一片肥沃的土地,更是要一雪百年之耻。

    所以拖雷提出的,结盟之后,由宋国取得中原大片地区,便也深得南宋君臣之心。

    如今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蒙古心意不诚。宋蒙联军灭亡金国之后,宋军便有可能成为今日之金国,至少在中原地区是这样。

    新进中原的宋军,如果被北线和西线的蒙古军队合击,将不得不南撤。那时候,宋军所做的一切,便成了为他人做嫁衣裳。

    而鲲鹏对皇上提出的金国让出中原设想,也是基于宋国对中原的渴望。如果金国愿意,就不会损失现有的军队,加上北上的宋军,那蒙古的两线夹击计划也就不可能实施。

    相反,他深入西夏,触及宋国的那一部军队,必然会被四川路和中原的宋军吃掉。

    西夏也会乘势恢复元气,蒙古就可能面对三线作战,最终被灭。

    突然有大臣提出:“如果蒙古真有意跟我们结盟,先将利州路北的军队撤走。对金国的西线进攻,由我们四川路驻军担当。效果都一样,但我们完全可以看到蒙古的诚意了。”

    一时间,大臣纷纷附和,均以此为先决条件。

    拖雷却非常清楚,大汗铁木真不会答应。

    他自然也不敢当场应允,只说:“这个好说,只要我们结盟,大汗完全会撤走那一部军队。如今,我也可以立即向大汗传书建议。”

    大家又讨论了一阵,有人便向皇上建议,蒙军撤走,再谈结盟。

    皇上看着拖雷和鲲鹏:“朕也是这个意思。”

    拖雷在那一刻几乎要崩溃,但还是强撑着请求先结盟,撤军随时可以办到。

    然而皇上说:“就这样,退朝。”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