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锋。”鲲鹏说。

    “他?他来干什么?难道他知道了拖雷他们已经活过来,还被送进了皇宫?”梅超风问。

    “别说话,见机行事。有一个总的原则,不能让拖雷在宋国境内死去。其他人倒没有那么重要。至于华筝,能保护就尽量保护。”

    梅超风点点头:“欧阳锋也看着这里,说明拖雷他们可能关在里面。而皇上的太监也在,难道皇上现在和拖雷在里面谈判?”

    “有可能,不然我们找遍皇宫,为何找不到皇上?”

    两人不再说话,静静的观察,同时也注意着欧阳锋的行动。

    他们都已经在一起谈判了,也就没有办法再阻止,只能听任事态发展,再做补救。

    一个国家的决策,虽然皇上的话语权很重,但如果这个决策不得大臣们拥护,或者反对的大臣过多,也是很难施行的,往往会被一拖再拖,导致最后更改。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皇上过于武断和专权,凡有不同意见者统统除掉,那就也能得到实行。

    但看宋国历来的皇上,除了开国赵匡胤果断些,其后各代皇上都稍显柔弱,不然宋国怎么可能被金国打败,偏居一隅。

    三更打过,捕头终于出来了,随后皇上也走出来,身边跟着几个侍卫,大约都是大内高手。

    他可能经过上一次被鲲鹏胁迫事件之后,加强了对自己的安保工作。

    “你在这里看着欧阳锋,防止他袭击皇上,本座去看看房间里是不是拖雷他们。”

    鲲鹏说着,趁最后一位侍卫走出房门,迅速运用灵力,一闪便进了房内。

    看到他的出现,拖雷等几人惊讶得差点失声叫出来。

    鲲鹏连忙做过“嘘”的动作,回身看看侍卫和捕头们,渐渐远去,便关上门。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拖雷没有称呼他“鲲鹏师父”,不知他的心里是否已经和鲲鹏产生隔阂或距离。

    “有人要加害你们。”他轻声说,并指指外面,“他们没有给你们派侍卫吗?”

    华筝摇摇头:“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保护我们。”

    “怎么回事?”

    “那些捕头带着我们进入皇宫后,先是关在地下牢房里,将我们当做重犯,连饭都是牢饭,里面一半是糠。”华筝说着,竟然掉下泪来,“晚上后才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时候,皇上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鲲鹏看看那几张木板床,说实在话,都不能叫做床,只是几块破旧的木板拼成,铺上稻草,扔了两床被子,连蚊帐都没有挂。

    江南的这个季节,蚊蝇成群,而蚊子是专门吸食人畜鲜血的,尤以早晚为甚。

    拖雷安慰华筝:“妹妹,我们现在是保命,你就别把自己当公主了。能活着,现在就是万幸。你没有听见鲲鹏师父说,外面还有杀手在盯着我们呢。我倒觉得,还是大牢里更安全。”

    哲别和博尔忽早已持刀守在门边。捕头们没有搜走他们的武器,看来对他们还是放心的。

    “皇上跟你们谈了什么,有结果了没有?”鲲鹏问。

    “还没有。我都已经把额祈葛的条件说得很明白了,但他就是不给我们肯定的答复,说要在朝上跟大臣们合议。”

    “这个鬼地方,真的一刻不想呆了。”华筝又抱怨。

    拖雷说:“妹妹你也别抱怨,当初就不让你跟来,非要来。”

    “我是找靖哥哥,又不是跟你来受罪。”

    鲲鹏看他们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吵嘴,也是醉了:“拖雷,本座劝你,不要拖太久。现在,你求着他跟你们签订盟约,反而难成。既然已经将条件给他们说清楚,就不要着急。缓一缓,更容易达成联盟。你说呢?”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