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说:“这是给他们治伤的,你不要钱,怎么给他们买药?”

    余兆兴看看那两个乞丐,收下钱,叫其他人背着,去找先生诊治。

    鲲鹏等人回到客栈,休息,静待夜里再去府衙。

    入夜,他们分头行动,鲲鹏独自去府衙,而黄蓉等人去石湖。

    “你们去那里只是寻找机会,若能进入某一艘船,就去查探,否则不可轻举妄动,更不要引起他们的警觉。”鲲鹏说。

    来到府衙,围着转了一圈,找到一棵高大的黄桷树,三两下上到树顶,果然可以俯瞰府衙里的大部分地方。

    平江府不是太大,但也不小,前后三进院子,左右各有两排厢房,大院和厢房都以回廊相连。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来来回回的人还是不少。

    鲲鹏看了好半晌,没有看出个所以然。

    这些忙碌的人,看起来都是官府的差役,却没有完颜洪烈,也没有其他金兵。

    他不甘心,又看了许久,确实没有发现有金人出现。难道他们已经转移,还是他们根本就不曾在平江府歇息?

    突然发现一个差役孤身一人来到他所在的黄桷树下,躲在一边,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鲲鹏用一块黑巾蒙面,运起轻功,悄无声息的来到他头顶的瓦屋上。

    下面的光线太暗,又有高高的围墙和厢房阻挡,顶上还有浓密的黄桷树阻挡月光。

    没有办法,鲲鹏只好飞下去,趁那差役不注意,捂住他的嘴:“别出声,否则拧断你的脖颈!”

    那差役被吓得浑身哆嗦,只是点头。

    劫持差役来到围墙边的灌木丛后面,鲲鹏问:“府衙里今晚发生了什么事?”

    差役低声说:“听说有金国人要过来投宿。”

    “几个?”

    “还不知道,据说大约十多个吧?”

    “那些金国人都是谁?”

    “小的也不知道。”

    “那他们为何今晚来府衙,以前住在哪里?”

    “以前在石湖的军营里,好像那边今天晚上新来了不少金国人,住不下了。”

    “军营都有住不下的?那得来了多少人马?”鲲鹏略略吃惊。

    差役说:“据说是两三千,从海上过来的。”

    “这么多金国士兵,难道上面就同意他们驻扎吗?这里距离临安已经很近,他们就不担心金人攻入临安府?”

    差役竟然激动起来:“大侠,原来你也是个义贼啊。可惜我们上头的软脚蟹太多,要不然,宋国怎么会懦弱到每年都给金国进贡几十万银两的地步。”

    鲲鹏笑了,放松拿住他的手:“你自己也是软脚蟹啊。”

    差役苦笑道:“我们不同啊,都是些蝼蚁,但那些大人物就不同了,他们一软,就软了一个国度,害死多少平民百姓。”

    “有什么不同,人人都强硬的话,那些大人物也自然会强硬起来。”

    差役不说话了。

    鲲鹏又问:“今年的岁贡,什么时候送走的?”

    “还没送走,这些金人过来,很可能就是接走岁贡的吧。”

    “那这些岁贡现在存放在何处?”

    “好像还没从临安送过来。不过今年很奇怪,就算接收岁贡,也不该过来这么多金人。再说,以往都是宋国军士为主要押运人,送到淮河口,再由金人接走的。”

    又问些想探听的信息,他却基本不知道。鲲鹏便不打算再在府衙探查,改去石湖的军营。

    黄蓉他们在暗处,一直都在监视着那些大船,看到鲲鹏过来,连忙说:“哥哥,今天晚上的情况有些反常。”

    “怎么个反常法?我们往常可都没有过来守候啊。”鲲鹏笑道。

    “我说真的。你看,现在都半夜了,那些船上还灯火通明,人员也比昨晚多了几倍。这不算反常吗?”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