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念慈摇摇头:“这郭靖,是真傻呢,还是太老实,人家会给他拿钱吗?”

    鲲鹏说:“会。(书.屋 q3seek.com)”

    “为甚么?”

    “他们难得一见这么真实的功夫,再不舍得的人,都会多少表示一下,当然确实穷的人是给不了的。”

    李雪双笑道:“要真能收到钱,这么多人,两人中有一个,一个给一文,我们也可以挣到好几百文了。”

    穆念慈也说:“看来,挣钱也需要动脑,创新,搞噱头。”

    鲲鹏说:“你们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如果郭靖这一次收过钱后,下一次还有这样的事发生,本座断定,他是不会收到什么钱了。”

    两个女子也无法反驳,只得含糊点头。

    鲲鹏自然知道她们不信,这样的事也无需计较个真假,便也不再说话,看郭靖收钱。

    那些看郭靖“表演”轻功的人,看到他端着碗来收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本来就是卖艺求财的,一面嬉笑称赞,一面也有很多人摸出铁币,放到碗里。

    郭靖笑着谢过,一路走去,连那些回到商铺摊位后的人,也都不放过,他们也都没有拒绝,或多或少给了些。

    黄蓉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哑然失笑,心说,这傻师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竟然不放过任何挣钱的机会,他明明不是为挣钱进行轻功表演的啊。

    郭靖此时正走到一家茶楼外,黄蓉看到茶楼的二楼窗口一个人影一闪,顿时觉得那就是要找的人。

    此时的南宋,虽然军事上打不过金国,但经济文化却发展到了空前高度,人民一面逃避战祸,一面创造了辉煌的成绩。

    各地茶楼不比饭馆少多少,文人墨客爱去,说书卖唱的也经常光顾,当地闲人也多附庸风雅或纯粹就是去看戏打发时间,总之,有利益的生意总是有很多商贾跟风的。

    黄蓉迅速来到这家茶楼的二楼,在一个雅座旁,果然坐着一个不到五十岁的中年人,额上有刀痕,脸部有青记,看起来像一个退隐的差役或官府办事员,气度与普通乡人迥异。

    茶楼没有几个人,雅座客人更是寥寥,黄蓉在门口转了一圈,正不知如何才能接近他,他却向黄蓉叫道:“小二哥!”。

    她大喜过望,高兴的走过去:“客官有何吩咐?”

    那人伸手入怀,摸出一个绸布袋子,打开,里面有不少金银细软,还有几张会子。他找了找,拿出一撮铜钱,递给黄蓉:“去把这些个给那后生。”

    他朝窗外努了努嘴,郭靖正走到茶楼的对面,碗里收了不少铁币,散见几个铜板。

    黄蓉顺着往窗外一看,叫声:“小哥等着!”

    那人不满了:“让你送去,在这大呼小叫作甚?”

    他却不知,黄蓉是故意吸引郭靖注意力,也分散这个中年茶客的注意力。他刚把绸布袋放入怀中。

    茶楼的窗都开得不大,一肩大小。

    黄蓉、穆念慈、李雪双因为卖艺,临时穿了男子外衣,包了头,便是男子打扮,所以她也便自然的往窗口探头,茶客倒也没怎么在意。

    她见他的手离开了怀里,正要赶他,忙说声:“小的这就下楼。”

    却故意将他面前的茶碗打翻,茶水溢出,连忙用衣袖擦水,连连道歉,眼看他要站起,迅速伸手掏走了他身上的绸袋子。

    茶客怒道:“你这小二哥说话细声细气像个女子,做事却好生粗鲁赛过莽汉。赶紧去换一碗茶来。”

    “客官稍候,马上就来。”

    黄蓉出了雅座,茶楼小二正疾步走来:“客官,里面何事?”

    “窗边客官的茶水倒了,嚷着让你给换一碗。”

    “小的这就给他换去,客官你慢走,小心楼梯。”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