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笑道:“那我有了降龙十八掌,没有武器也不惧他。”

    黄蓉也笑道:“难怪这些江湖侠士,大多想要寻找功夫秘诀,原来就是受困于刀剑管制。”

    穆念慈说:“蓉儿,你这一说,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西毒欧阳锋,以蛤蟆功和灵蛇拳独步天下;

    “北丐洪帮主最擅长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打狗棒是竹木棍子,乞丐人手一杆,随处可取用,官府奈何不得;

    “东邪黄药师,也就你爹,据说玉笛神曲、弹指神通、桃华落英掌等所精甚多,出行也不带剑却带玉笛;

    “南帝一灯大师段智兴,以一阳指称雄,裘千仞凭铁掌和轻功立世;

    “唯有王重阳行必佩剑,但他是道士,道士带剑,官府允许,不同于其他江湖人士。不过,他真正的精要还是先天功。

    “由此可见,我们对江湖侠士都看错了,以为行走江湖,势必带刀佩剑。除非乱世,官府无制,否则还是要以身体为用,方能无敌于天下。”

    黄蓉“咯咯咯”笑个不停。

    穆念慈略窘:“蓉儿,我说错了吗?”

    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手抚腹部:“我歇歇,歇歇——穆姐姐一向少言寡语,今儿个长篇大论,见解深刻,让蓉儿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却又见你一本正经,是以发笑。”

    穆念慈脸红了,作势要来打她,他却跑到郭靖的另一侧:“师弟,快帮我求情。”

    郭靖也不好劝,要真打的话,穆念慈哪里是黄蓉的对手,但穆念慈是鲲鹏的未婚妻,他又怎么好劝师母,只是尴尬的憨笑,却突然心生一计,说:“师父过来了。”

    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但鲲鹏真的和李雪双骑着汗血马飞奔过来。

    两人便都住手,不再嬉闹。

    问明情况,鲲鹏说:“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

    路上,鲲鹏说:“本座之前忽略了个问题,以后我们进入宋国,还真需要低调些。

    “金国这些年对汉人掠夺过多,近来又受到蒙族和汉族双重压力。建立大金入主中原之后又将汉人抓去为奴,中原人烟稀少,所以对武器的限制相对宽松。

    “但南宋不同,人口稠密,经济稳定繁荣,官府不允许民间武器的大量存在。

    “现在我们在这里练功,无所谓,但等一段时间南下时,就需要将各种武器掩藏。还有这汗血马,确实容易被人惦记。

    “本座倒不是惧怕谁来夺取,但我们还是要想法给他伪装,少生事端。”

    黄蓉笑道:“鲲鹏哥哥,你这就是所谓的财不露白。”

    “对,是这个意思。”

    他看看郭靖,又说:“郭靖带的金子,以后更要注意保管,不要成为某些人的惦记物,到时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就麻烦了。我们现在还有些散碎银子,可以换些铜钱或铁钱来用。也可以适当换一些交子,便于携带,也合符官府的倡导。”

    黄蓉说:“什么倡导,不过是想从老百姓手中抢夺更多的财产而已。”

    鲲鹏笑笑:“你说的不错,交子从本质来说就跟铜钱铁钱一样,没有多大的价值。而且相比铜钱来说,交子更无价值。但交子轻便,好携带,在当前物价稳定没有动乱的年景里,还可以代用。”

    三人也都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入夜,鲲鹏突然翻身而起,郭靖被惊醒,刚要说话,鲲鹏止住了他,指指外面。

    两人凝神静听,外面的树林中似有沙沙风动,却没有听到异常。

    鲲鹏对郭靖耳语:“本座去看看前面。”

    他们睡在庙后做饭的草棚里,汗血马也拴在这儿。前面土地庙里,睡着黄蓉、穆念慈和李雪双。

    悄然起身,绕过山墙,果然见到有人俯身在庙门口往里倾听动静。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