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笑道:“说来很简单,我刚才已经教过了。”

    郭靖说:“妹妹,师父这个本事,不是想学就学得到的。比如,他看一下别人的武功,就都记住了,但这样的本事,有谁办得到?”

    华筝也只好笑笑:“嗯,这便是说来简单,做来却难如登天。”

    看看天色近晚,黄蓉们也不练了。

    拖雷说:“妹妹,天已不早。”

    华筝拉着郭靖,却是不舍:“靖哥哥,我们要走了。”那巴巴的眼神,就像一个馋娘的孩子。

    郭靖笑笑:“嗯,我送你们到渡口吧。”

    华筝却是没有移动脚步,拖雷去拉她,她的手也没有离开郭靖的手,眼睛里泪光闪动,就那么痴痴的看着他。

    黄蓉看不下去了:“师弟,我们也陪你一起,送他们到渡口吧。”

    郭靖说:“师父,我们去去就回。”

    他走到山墙便,解下马缰,摸摸它的鬃毛,拉过来:“我们走吧,拖雷安答,华筝妹妹。”

    拖雷笑道:“郭靖安答,这里距离渡口才几步路啊,你还牵马过来作甚?”

    黄蓉说:“我这傻师弟是要给华筝姐姐骑的。”

    华筝连忙阻止:“靖哥哥,我不要,我们的马寄放在河北了,过去就有马的。”

    穆念慈问:“从河北过来,也很远的路程了,你们不骑马过来?”

    “我们说的河北,不是河北路,是淮河北岸的河北客栈。”拖雷说,“我们在客栈下榻之时,店家好意提醒,说马不要过河,会有大麻烦,甚至于掉了性命。我们便寄放在他那里了。”

    黄蓉道:“你该不会被店家骗了吧?”

    拖雷惊问:“不会吧,难道那河北客栈,就是江湖传说的黑店?”

    黄蓉说:“还真有可能是黑店。你知道中原的马多值钱吗?多少人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匹马。”

    拖雷怒道:“他要真敢骗我的马,我回去砸了他的店。”

    华筝忙说:“哥哥,别瞎话。”又对郭靖说,“靖哥哥,你的马很宝贵,可要当心,别给人骗了。”

    鲲鹏说:“马匹是战略物资,宋国的马匹奇缺,金国又有封禁。店家应该是好心提醒,还不敢吞下你们的马,除非背后有六王爷的命令。”

    拖雷笑说:“那就不怕,我们额祈葛曾被金国封为北强招讨使,也给金国立过功劳的。”

    众人便都不言语,华筝嗔怪:“哥哥,别提这个。靖哥哥,我们走吧。”

    郭靖依然将马牵在手上,华筝让他拴回去,他也不干。

    黄蓉说:“那师姐给你们个建议,此去渡口也不远,师弟,你让华筝姐姐坐在马背上,你牵着,送到渡口去吧。”

    鲲鹏一直笑笑的看着他们。

    拖雷和华筝再次别过:“鲲鹏师父,到时一定要来大漠找我们啊。”

    鲲鹏点头:“会来的。”

    华筝在黄蓉她们的怂恿下,便踏上马镫,翻身骑上了汗血马。

    “哇,果然是马背上的民族,这么烈的马,也能骑。”黄蓉说,“我当初想骑它的时候,还被它摔过好多次。”

    拖雷说:“华筝和郭靖经常一起骑着它去玩,它早就把她也当做了主人。马儿对主人是很忠诚的。”

    一路,华筝和郭靖都相当沉默,只有拖雷不时找话来和郭靖说,郭靖也只是嗯嗯应付。

    渡船来时,郭靖要将马给华筝,她怎么也不接,跳上了渡船,船一摇摆,惊得一屁股坐在船舱里,郭靖急了,要去扶。

    船夫笑道:“没事的,不要过来。”

    拖雷已将华筝拉起,坐在小木凳上。

    郭靖看着他们远去:“师母师姐,我们回吧。”

    却见几个差役飞奔而来:“牵马那厮,站住!”

    穆念慈说:“要打官差吗?鲲鹏会不会不同意?”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