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风表面上没有被打倒,其实早已被对手逼迫得疲于应对。

    她心里暗暗佩服对手,更佩服鲲鹏,要是他没有指点自己,而自己依旧用原来练就的九阴白骨爪,对手也许早就拿下了她,甚至取了她的性命。

    此时见对手退开,正是使用长兵器的好距离,伸手去拉腰间白蟒鞭,却想起给了黄蓉。而当时郭靖尚未回来,她便想等郭靖回来再问他借马鞭子。

    她把郭靖的长鞭称作马鞭子,因为那鞭实在是平常,她觉得仅配用来鞭马。

    腰间空无一物,只有郭靖的短剑,她忙收手,蓄势,只得依旧使用九阴白骨爪,等着对手进攻。

    当然,她也可以使用黄药师所传功夫,但以前练习时,本就不够勤奋,之后又一直习练九阴真经功夫,早已把师父所教生疏了。

    鲲鹏却已经将郭靖的长鞭递到手中,她感激的点一下头。

    刷刷的鞭声,破空而来,老头不由不赞道:“好鞭法。虽然看起来凌厉,却不毒辣,不似黑风双煞。”

    梅超风喝一声:“你几曾见过真正的黑风双煞?”

    老头不再说话,拉出怀中兵器,原来是一截绿莹莹的斑竹棍,长约尺许。

    穆念慈看着那绿竹,又看看鲲鹏,终于还是没有言语。

    黄蓉也看着绿竹,却说:“一根竹棍,怎么对付梅师姐的长鞭?真要好好看看。”

    梅超风却没敢大意,鲲鹏虽然没有指点她白蟒鞭的用法,却让她换了鞭子,那很可能是说,自己所练鞭法可以使用。便以原来所练,结合九阴白骨爪,向老头发起攻击。

    老头的竹棍,挑、戳、劈、绊、缠、转、引、封,不断使出,三十六路打完,气定神闲。

    梅超风早已累得气喘吁吁,见对手收手,忙也收住鞭子,说:“不打了不打了。打不过你,你到底是谁?”

    老头笑道:“我其实早已看出你不是黑风双煞,说吧,为何冒充黑风双煞?”

    梅超风喘口气:“超风没有冒充,老人家为何说我是冒充?”

    老头说:“你要真是黑风双煞,我老叫花怎会叫你活到现在?

    “黑风双煞在江湖上作恶多端,并非好名头。

    “你这姑娘,看着也算面善,心地当是不坏,功夫也不错。当今江湖之上,能胜过你的,只怕也是寥寥。

    “依我老叫花看,你是以为自己是一个姑娘,你们这些人中,六人就有四个姑娘。你们大概是想用黑风双煞之名,来自保吧?”

    梅超风说:“黑风双煞,在江湖上确实是一个恶名。我是原黑风双煞之铁尸梅超风,我师哥铜尸陈玄风,十多年前已死。所以黑风双煞其实早已经不存在——也请老人家告知小女子,尊姓大名。”

    “哈哈哈,打了这么久,你们就没有人知道我老叫花是谁么?”老头大笑,“不过,看你们都那么年轻,不知道我老叫化,实属正常。”

    说着,从怀中掏出几只金标:“我老叫花前几天,见几个恶人欺负路人,心有不平,便打了他们一顿,捡了这几只玩物。但我一个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哪里用得着这玩意。

    “今天碰巧闻见你们的鸡太香,没忍住,抢了一只。老叫花这里先赔礼了,再用这几只金标作补偿,还请几位后生莫怪老叫花无礼。”

    说着,将金标放到黄蓉手中,迅速远去了。

    众人也不敢拦,只回头看鲲鹏。

    鲲鹏笑笑:“这便是五绝之北丐洪七公洪帮主,穆念慈的师父。”

    大家惊讶不已,却都看向穆念慈:“他怎么不认你?”

    梅超风又看向鲲鹏:“师父,原来你早知道他,故意用他来试超风的吧?”  ..

    喜欢三宝局长全文请大家收藏:()三宝局长全文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