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过去。

    五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

    两人都闭着双眼,互相感受着彼此的气息和心跳,灵魂紧紧依靠,似乎要抱到天老地荒,再睁眼时,都已经容颜衰老。

    当然,鲲鹏和凤祖两人都是超级强者,容颜衰老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

    不过,要想他们就这样抱着不分开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两人都能忍住不开口。

    只是,这可能吗?

    “怎么突然间回来了?”

    过了半个时辰,凤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心中一直很好奇,鲲鹏离去的这段时间究竟做了哪些事情,这些事情到底有何吸引力,能让鲲鹏毅然决然的离开凤凰族和她,孤身闯荡洪荒。

    鲲鹏将抱紧凤祖的手松开,两手放在凤祖的香肩上,想起当初他们在此地分别的话,zui角不由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

    他用右手轻轻勾起凤祖精致白皙的下巴,一语双关的道:“因为我觉得你现在需要我了。”

    他这句话中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则是感情上的需要,离开这么长时间,凤祖难免会对他思念。

    好歹,他们也是双修道侣,并且还孕育了血脉后代。

    另一层意思,则是龙汉大劫已经随时都会爆发,凤祖需要他的帮助,才有可能在这场大劫中幸存下来。

    不过,凤祖显然只听出了鲲鹏话中的第一层意思,对第二层意思没有丝毫领会。

    于是,她光彩动人的白嫩脸庞上不由露出一抹羞意,口中忍不住娇嗔道:“啐,我才不需要你这个冤家呢。”

    “是吗?”

    鲲鹏zui角的笑意更甚,他自然看出凤祖只理解他话中第一层意思。

    不过,他也没有对凤祖多解释,他只需要凤祖理解第一层意思就行。

    至于第二层意思,等龙汉大劫彻底爆发后,他将凤祖真正解救下来,一切自然明了。

    男人嘛,还是要尽量多做事,少说话。

    万一牛逼早早吹出去了,却实现不了,那就真的尴尬了。

    于是,他只是目光深情又玩味的看着凤祖,其中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要在这里,我们先回宫殿好不好。”凤祖脸上露出一抹羞意道。

    这里可是凤凰族修炼之地,若是被其他在不死火山中修炼的族人不小心给撞见了,她这个凤凰族族长可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宫殿太远,不如我们到这座不死火山中如何?”鲲鹏冷不丁的道。

    “可是,这里都是南明离火,威力十分强大,你能行吗?”

    凤祖眼中露出一抹顾虑,她是凤祖,天生掌控南明离火,可以不用在意南明离火的焚烧,但是鲲鹏可不一定行。

    南明离火作为洪荒十大凶焰,威力强大至极,就算是准圣强者都不得不谨慎对待。

    鲲鹏虽然实力很强大,但是她还是不认为鲲鹏能够承受的住南明离火。

    如果强行进入不死火山,但是却被南明离火给烧伤了,那就真的十分尴尬了。

    鲲鹏剑眉一挑,对凤祖说的这句话顿时感到很是不爽了,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你且看这什么?”

    鲲鹏忽然h.出右手,一团金色炙热的南明离火登时就出现在他手中,像只精灵一样在他手指尖不断跳动,翩翩起舞

    “这是南明离火,你什么时候居然能掌控了南明离火?”

    凤祖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口中忍不住失声惊呼,心中感到无比的不可思议。

    她还真的一点都不知道鲲鹏竟然掌控了南明离火,更不知道这是鲲鹏在与她双修之时,窃取了她的本命真火。

    “现在可以了吗?”鲲鹏面带微笑,不答反问道。

    他可不想让凤祖知道他这道南明离火的来历,不然的话,天知道凤祖会不会和他急。

    凤祖没有再说话,只是羞涩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鲲鹏行为。

    “哈哈哈!”

    鲲鹏不由大笑三声,将凤祖横抱在怀里,然后飞入不死火山中。

    两人都身具南明离火,进入火山之中非但感觉不到丝毫炙热,反而有种回归母亲怀抱的感觉,感觉到无比的舒服。

    心神一动,鲲鹏立刻在火山四周布下层层防御禁制。

    一番释放之后。

    凤祖用左手撑起曼妙的上身,美目带着无限的柔情看着鲲鹏,薄唇轻启道:“你想去看看我们的孩子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