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洪荒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讲道,又有镇元子这位先天大能加成,于是,这笔讲道功德数量颇为可观。(三宝局长 q3seek.com)

    “竟然会有这么多功德!”

    鲲鹏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惊喜,他本来只期望与超度亡魂功德相差无几便可,没想到这次功德数量几乎是超度亡魂功德的三四倍!

    实在是......太爽了!

    前后两次功德加在一起,他还不信不能将大老婆从大劫中给救下来。

    鲲鹏大手一挥,将天道功德给全部收起来。

    另一边,镇元子被突然降下的天道功德给再次震撼到了。

    他的传承记忆中可以有天道功德的介绍,自然知道功德的重要,更知道能捞取到如此多天道功德鲲鹏的牛逼之处。

    没有再犹豫,镇元子立刻恭敬的来到鲲鹏面前,准备拜见鲲鹏。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兴奋,为即将见到鲲鹏这样的前辈大能而激动不已。

    “弟子镇元子,拜见老师。”

    镇元子的恭敬谦卑的声音在鲲鹏耳旁响起,鲲鹏闻声抬头,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镇元子,一时间有些发懵了。

    镇元子叫他老师,这尼玛是几个意思?

    “......你说你叫什么?”

    鲲鹏嘴角抽了抽,目光紧紧盯着镇元子,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如果真是镇元子,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弟子镇元子,拜见老师!”

    镇元子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再次重复了方才的话,并且补充道:“弟子方才有幸聆听老师无上大道,希望以后能跟随老师修行!”

    “......”

    鲲鹏没有说话,对于眼前一幕已经彻底凌乱。

    镇元子要拜他为师,跟随他修行?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不过,鲲鹏打量着镇元子样貌,头戴紫金冠,身着一袭鹤氅,面如童颜,颔下三捋胡须,看着就像是道家大仙,跟传说中的描述没啥两样,说明这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镇元子。

    “看来刚刚那个逼装的有点过头了!”

    鲲鹏不由汗颜,立刻反应过来是《道德经》将镇元子给吸引过来,也是因为镇元子的听道,他讲道功德才会翻倍。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到底该怎么处理镇元子?

    对于镇元子这位未来的地仙之祖,鲲鹏心中倒是没有多少恶感,并且还颇为欣赏。

    放眼洪荒所有顶级大能,也就镇元子才像个得道大仙,既重情义,又明事理。

    即便福缘不够,未得到鸿蒙紫气证道成圣,也没有因此性情偏执,比帝俊和东皇太一等人要强上太多。

    不过,收镇元子为弟子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如果真的牛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镇元子给收到自己麾下。

    但是,关键刚刚那个逼是装的。

    他目前只是大罗金仙后期境界,镇元子是大罗金仙初期境界,仅仅只高两个小境界。

    而且同为先天顶级大能,他们气运几乎相差无几,若是强行定下师徒关系,很可能会遭到气运反噬!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有个小你十岁的萌妹子,按照辈分你只能算是兄长,但你却偏偏要按照年龄当人家爸爸。

    此举太丧心病狂,连鲲鹏自己都看不下去,更别说洪荒天道了。

    鲲鹏眼中精光闪烁,尽管决定不收镇元子为弟子,但是以他的尿性,都送到嘴里的肉怎么可能让他跑掉。

    不能让镇元子当弟子,那就让镇元子当小弟!

    反正最终的结果都一样,都是给他打下手,替他鞍前马后,征战洪荒!

    想到这里,鲲鹏脸上不由露出大灰狼看着小白兔的笑容,看着镇元子头皮直发麻,感觉自己像掉进狼窝了一样。

    “镇元子,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红云的修士?”鲲鹏忽然开口问道。

    虽然要收镇元子为小弟,但是他还得审核下镇元子的“政治”背景。

    不要忘记,镇元子和红云可是洪荒第一好基友,如果两人现在就已经认识,那就不好意思了。

    作为害的他丢失圣位蒲团的始作俑者,红云他必杀之!

    镇元子若是跟红云关系甚好,这个小弟不要也罢!

    不但不要,他现在就会从镇元子口中套出红云位置,再将红云狠狠的揍一顿。

    “弟子从未听过此人。”

    镇元子虽然不明白鲲鹏此问究竟何意,但还是立即恭敬回答。

    “大善!”

    鲲鹏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微笑,镇元子才化形不久,还未与红云相识很正常。

    镇元子通过政审,可以做他小弟了。

    当然,他不能直接提出来,否则用意太明显,会让镇元子生出疑虑。

    于是,鲲鹏先故作高深莫测的忽悠道:“你身具福缘,日后有一场大机缘,与贫道没有师徒缘分。”

    他这句话也不算是全在忽悠,镇元子未来会成为地仙之祖,也的确是大机缘。

    镇元子顿时急了,他可不管以后的大机缘不大机缘,在他看来,鲲鹏现在就是他最大的机缘。

    “请老师垂怜!”

    镇元子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鲲鹏面前,神色无比虔诚恭敬。

    “稍安勿躁!”鲲鹏将镇元子扶起来,微笑道:“贫道虽然不收你为弟子,但是你若是有修行上的问题,可以随时问贫道。”

    “弟子多谢老师!”镇元子面带感激道。

    虽然他心中还是有些失落,不能直接拜在鲲鹏座下,但是总比直接被鲲鹏赶走好。

    “搞定!”

    鲲鹏心中不有一喜,镇元子到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