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鲲鹏毫不掩饰的目光注视下,媚娘春意彷徨,芳心大乱。

    世人盛传狐狸精擅长勾引人,却不知她们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其实有种忠犬般的忠诚。

    当年鲲鹏以媚娘为炉鼎合体双修,已经将媚娘的身体征服。

    同时,鲲鹏以霸道强势的姿态,先灭魔修救下媚娘,再救下整个狐族,也将媚娘的心灵征服。

    在媚娘的心底,全部被鲲鹏高大威武的身影占满。

    百万多年时间,虽然有很多修士想要和媚娘yi阳双修,但是都被媚娘毫不犹豫拒绝。

    她的内心一直期盼,希望有天能够再与鲲鹏相遇,自然要为鲲鹏保留她清白的身子,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只是,她的内心有些担忧。

    她明白和鲲鹏的巨大差距,鲲鹏是注定要翱翔九霄的大鹏,而她只是只小小的狐妖,可能就算有幸与鲲鹏相遇,也再难入鲲鹏法眼。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今日不但与鲲鹏再次相逢,而且鲲鹏对她的态度不复当年那种冷漠,让她内心欣喜不已。

    “鲲鹏前辈,请随媚娘移驾正殿,让媚娘设宴款待前辈。”媚娘越发恭敬殷勤道。

    “善!”

    鲲鹏没有拒绝,在媚娘与一众美女狐妖的簇拥下,来到狐族大殿,并且坐上了大殿主位。

    开玩笑,他可是狐族的救命恩人,而且整个狐族所有狐妖加起来都不够他碾压的,他不坐在主位谁敢坐?

    媚娘?

    她可是被鲲鹏骑在胯下驰骋的,怎么可能会以主人姿态宴请鲲鹏。

    她非但没有做在上位,反而像个侍女一样,侍奉在鲲鹏左右,为鲲鹏不断拯斟酒。

    在大殿之下,有各色美女狐妖在为鲲鹏翩翩起舞。

    这些都是媚娘亲自挑选出的一等一的女狐妖,无论容貌和身材都是顶尖。

    她们身着白色薄纱,只将最隐私的地方遮住,其余白嫩的肌肤全部暴露在外,随着她们妖艳舞姿晃动,让人目眩神迷。

    这让鲲鹏有种自己是荒淫无道的纣王既视感,纣王以狐妖妲己为妃,设酒池ròu林,与无数美女肆意享乐。而他则是以媚娘为女仆,让无数美女狐妖为他大跳艳舞。

    当然,从档次上看,他绝对完爆纣王!

    毕竟,妲己只是千年狐妖,而鲲鹏的媚娘可是千万年的女狐妖,两者有天差地别。

    “不知鲲鹏前辈是否满意?”

    媚娘给鲲鹏恭敬斟酒的同时,小心翼翼的柔声问道。

    她跪坐在鲲鹏的右手旁,身着红色纱衣,纱衣开口很低,每次给鲲鹏弯腰倒酒,那两座白皙的高峰都忍不住要跳出来,露出深深的沟壑,让人恨不得将头埋进去。

    “你已经是狐族族长了?”鲲鹏不答反问道。

    “多亏当年前辈出手解救狐族,前辈离开后,族长便传位于媚娘。”媚娘回答道。

    “甚好!”鲲鹏点头道。

    不管怎么说,他与媚娘都有过露水姻缘,媚娘能成为狐族族长,他也很欣慰。

    “不知前辈驾临狐族有何要事,媚娘与狐族都愿意听候前辈差遣。”媚娘问道。

    “只是恰好路过,发现你们迁移至此便下来看看。”鲲鹏喝了口酒很随意的答道。

    媚娘俏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失落,通过鲲鹏的回答,她意识到鲲鹏肯定又会和当年一样,不能在狐族长留,她的目光不由露出一抹幽怨。

    不过很快,她便将情绪收敛,脸上又露出一抹勉强魅笑,红润的zui唇微张,以无比媚惑的语气对着鲲鹏道:“前辈远道而来,不如让媚娘好好好好侍奉前辈如何?”

    说话的同时,她不管鲲鹏是否会拒绝,将青丝挽在耳后,跪坐的身体微微前倾,两座高峰随着重力坠下,几乎将纱衣撑爆。

    她翘起丰润的**,背部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将整个脸埋入鲲鹏的小腹下,薄唇微张,呵气如兰,丝丝热气穿透鲲鹏衣服萦绕在小鲲鹏四周。

    uu的麻麻的感觉立刻传遍鲲鹏全身,让鲲鹏小腹邪火直冒,小鲲鹏毫不客气的抬头敬礼,怒然变身成大鲲鹏。

    “这小妖精,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鲲鹏颇为诧异的看了眼媚娘,没有料到她的胆子竟然如此大,当着众狐妖的面就这么猛。

    不过,老子喜欢!

    鲲鹏两眼微眯,身体靠着座椅后背放松下来,将右手放在媚娘的玉颈之上,从上往下轻抚着媚娘的后背,默认允许媚娘的行为。

    媚娘得到暗示,美目中不由露出一抹喜色,iag-h一勾,在大鲲鹏头上轻轻一点。

    鲲鹏也不客气,心神一动,大鲲鹏立刻从衣服内弹出,在媚娘猝不及防之下,啪的一声拍在媚娘嫩脸之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