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面对鸿钧,但是鲲鹏打定主意,只要鸿钧不提,他绝对不会将灵宝送上的。

    鸿钧是前辈高人嘛,怎们能跟他来抢灵宝。

    当然,如果鸿钧真的要强逼他交出来,他也不会为了鸿蒙紫气就向鸿钧屈服。

    通过那种方式得来的鸿蒙紫气,不要也罢!

    鲲鹏脸色不卑不亢,目光直视着鸿钧,没有露出半分怯色。

    鸿钧zui角一抽,心中顿时充满了无奈,以他的实力虽然是可以从鲲鹏手中强抢过来,但是就算他想做,天道也不答应。

    于是,他最终只能选择让鲲鹏将十二品造化青莲和九天息壤全部带走。

    “鲲鹏小友,老道期待咱们下次的愉快见面。”

    鸿钧留下一句话后,便很干脆的走了。

    他的话也算是对鲲鹏的吐槽,让鲲鹏收敛点,别下次见面的时候又抢他的灵宝。

    不过,这句话肯定是白说了。

    以鲲鹏的尿性,就算是天罚在面前,他都能想方设法将至宝弄到手,更别说只是准圣境界的鸿钧了。

    该抢的灵宝,他一个都不会手软!

    “这次昆仑山看来没有白来!”

    鲲鹏目送鸿钧离去,心中感到喜滋滋的。

    通过鸿钧的表现来看,对他的印象并不坏,那么他日后想要成功抢回圣位蒲团的可能便会大大增加。

    说不得只要他有能力坐上第一个蒲团,恐怕鸿钧也不会出手反对。

    就好比他刚刚将三清揍了一顿,鸿钧也没说什么,毕竟他师出有名,又没伤三清性命,天道都拿他没辙。

    “也幸好将三清给一脚踢飞了,不然的话,说不定他们现在就成了鸿钧弟子。”鲲鹏心中暗道。

    这样看来,他揍三清揍的实在太对了!

    三清身受重伤,必然需要大把时间恢复,等于无形中减慢对方修炼速度,让他可以继续保持实力上的优势!

    同时,也扼杀了三清拜师鸿钧最好的一次机会!

    “干的漂亮!”

    鲲鹏在心中为自己刚刚神之一脚给狠狠的点了4个赞!

    “现在,该去看看先天三族都什么情况了。”

    将九天息壤收起来后,他没有在昆仑山继续停留,一路向南,准备打道回府,返回不死火山。

    毕竟上了凤祖,而且还孕育了孔宣和金翅大鹏雕这两位牛人,他怎么也得出手照拂下,不能让她们在龙汉大劫中遭殃。

    不然的话,等哪天孔宣和金翅大鹏雕找他问他们母亲去哪里,他说没保护凤祖,那岂不是很尴尬。

    身形一闪,鲲鹏消失在原地。

    “此子当真是异数啊!”

    鸿钧深邃的双眼看着鲲鹏消失的方向,心中深深一叹。

    虽然刚刚与鲲鹏只是短暂的碰面,但是当他看到鲲鹏的面相之时,他心中其实已然极其震惊。

    在鲲鹏的命相中,虽然不说大灾大难,但是也不会有太多福缘,但是诡异的是,冥冥中就好像有种神奇的气运笼罩在鲲鹏头顶,让鲲鹏逢凶化吉,并且鸿运当头,好事连连。

    这让自认能掐会算的鸿钧感到很是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为了维护他准圣强者的颜面,他都快忍不住失声惊呼了。

    “幸好此子不是与那魔头罗睺一伙。”鸿钧暗自庆幸道。

    鲲鹏的行为他看在眼里,虽然有些不择手段,但是都有分寸,依然属于正道正营。

    若是鲲鹏是魔道阵营的话,和罗睺联手,说不定他也吃不消。

    鸿钧目光朝着西方大陆看了眼,然后微闭上双眼,等待大劫到来。

    至于被鲲鹏踢飞的三清,他也没有出手将他们都捞回来,在他看来,既然没有见着,那就说明机缘未到,收徒拜师之事以后再说。

    于是,三清就这样不知不觉被鲲鹏给坑了,等到他们再拜鸿钧为师的时候,已经被鲲鹏彻底压在头上。

    ......

    “看来,罗睺已经蠢蠢欲动了。”

    鲲鹏一路向南,看到洪荒大陆到处厮杀不休,尤其是闻到那股熟悉的魔修气息,便知道罗睺在暗中推波助澜,让先天三族混战不休,波及到所有生灵。

    无尽杀气煞气弥漫整个洪荒大陆,蒙蔽修士心智,让他们只知道疯狂ShaLu,尸横遍野。

    洪荒大地上亡魂无数,四处游荡,怨气冲天,甚至导致yi煞之地出现,滋养邪魔外道。

    只有等六道轮回建立,它们才能有个归宿。

    “也罢,既然你们已经死了,就不要再遭受这样的罪孽了。”

    鲲鹏微微一叹,将混沌钟祭出,对亡魂进行超度,洗去它们的怨气,让它们魂归大地。

    一路走来,他也不知道超度了多少亡魂,一直到他发现了一位熟人才停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