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这道人影便是鲲鹏。

    被空间裂缝吞噬后,他直接被传送到了西昆仑上空。

    此刻,他的状态并不好,空间裂缝中的时空乱流将乾坤鼎和混沌钟的防御护罩全部绞碎。

    他的法力和元神都已经耗尽,整个人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在重力的作用下飞速坠落。

    “嗯?”

    在昆仑山东部,鸿钧立刻察觉到鲲鹏的“突然到来”,眼皮微抬,深邃的目光看向鲲鹏的方向。

    鸿钧是何人?

    那可是洪荒大陆未来的道祖!

    他执掌教化圣器,首先证道成圣,然后开讲紫霄宫,为洪荒三千大能的老师,座下六位圣人弟子。

    如此强悍的存在,一眼便将鲲鹏突然降临西昆仑的来龙去脉给弄清楚。

    于是,鸿钧身体微微一震,脸色微微一变。

    “难道在星辰虚空闹出那么大动静的竟然是他!”

    他嘴角猛地一抽,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本来星辰虚空闹出那么大动静,让他感觉很是担心。

    因为从目前局势来看,他是洪荒当之无愧第一人,可是鲲鹏将天罚给弄出来,让他以为星辰虚空中还有某位比他更强大的存在,害的他白白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现在见到鲲鹏真身,他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紧接着,他开始对鲲鹏好奇起来,在他看来,鲲鹏能够引出天罚,并且还能从天罚手中幸免,遇到星辰风暴也没有性命之危,可见鲲鹏非凡之资。

    如此良才美玉,就连他这个洪荒第一强者也难免心动,想要去亲眼看看鲲鹏。

    不过,鸿钧没有立即动身,而是掐了掐手指算了算,然后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有趣有趣,这位小友真是有趣,既然如此,贫道再另寻机会。”

    鸿钧再度看了眼鲲鹏,将目光收回,收敛心神,继续修炼,等待机缘到来,再与鲲鹏见面。

    经过他的推算,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果然,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这句话说的一毫不假!

    虽然鲲鹏遇到星辰风暴,并且差点完蛋,但是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直接得到鸿钧的关注,甚至还让鸿钧差点就亲自出手将鲲鹏救下,这份待遇就连三清现在都得不到。

    那三位盘古正宗,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修行呢。

    有这份关系打底,只要鲲鹏日后不做死,将来抢回圣位蒲团绝对不是问题。

    如果鲲鹏知道这一切的话,恐怕都忍不住立刻从昏迷状态中笑醒,然后心中豪情万丈,仰头大笑三声。

    “老子不仅要抢回圣位蒲团,老子还要坐上第一个蒲团!”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压我一寸,我便十倍百倍奉还!

    这便是鲲鹏的性格!

    真以为他只是将圣位蒲团抢回便会善罢甘休?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那圣位蒲团本来就是他的,他拿回只是理所当然!

    除此之外,他还要对害的他丢失圣位蒲团的人进行报复!让那些人为他们的恶行付出代价!

    三清不是抢占了前三个蒲团吗?

    好!那他就直接将第一蒲团抢下来,压三清他们一头,做众圣的老大!

    然后,他就可以以老大的身份,随意吊打三清和准提接引,爽到爆!

    当然,鲲鹏这样做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原本的圣位蒲团可是排在女娲后面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不做改变的话,他只能是女娲的师弟。

    作为要将女娲压在身下的男人,他怎么能允许女娲在他上面!

    所以,圣位蒲团他不但要抢,还要抢最牛逼的那个,让三清全部滚蛋!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鲲鹏得赶紧从昏迷状态中醒来,否则的话,在危机四伏的洪荒很危险。

    轰!

    这时,鲲鹏的身躯终于彻底坠落。

    不过他没有直接掉到地面,而是落到西昆仑山顶的一方池水之中,水花四溅。

    在剧烈的碰撞冲击下,鲲鹏的意识短暂性的恢复,他本能的睁开双眼看向前方,脑中不由浮现四个字。

    好大!好白!

    然后,他又昏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