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太一就像是热血上头的愣头青,目光凶狠的瞪着鲲鹏,一副你找我借那就是不给我太一面子的表情。

    甭提借,拿去,尽管拿去!

    甭说鲲鹏没有想到,恐怕就连天道都没有意料到太一会是这个反应。

    如果天道有意识的话,绝对会被太一的败家行为给气的郁闷抓狂,然后吐血三升。

    混沌钟作为太一伴生至宝,那可是它安排的,可是太一却要拿来送鲲鹏!

    娘希匹,老子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东皇太一到底还是东皇太一啊!”鲲鹏也不由感叹。

    在原本天道轨迹中,东皇太一和帝俊都是三足金乌天生皇者,但是帝俊却当上天庭天帝,而东皇太一则是屈居东皇,为帝俊征战洪荒。

    其中原因,绝对不只是因为帝俊是老大,太一是Lao二那么简单,还因为太一没有帝俊那样的城府。

    再想想他和帝俊在太阳星修炼亿万年,从未见过其他修士,更不知道洪荒局势,与小白没啥两样,被鲲鹏言语煽动,做出这样鲁莽耿直的决定也不足为奇。

    不过,鲁莽耿直好啊!

    鲲鹏表示,他就喜欢太一这样鲁莽耿直的愣头青了!

    本来,在他的设想中,天道既然不允许他强抢太一的混沌钟,那他就退一步拿乾坤鼎来交换,将混沌钟借用一段时间。

    等他度过龙汉大劫道魔大战,将罗睺的弑神枪给弄到手,他就不用稀罕混沌钟,将其还给太一。

    可是万万没想到太一非要将混沌钟送给他,简直是意外之喜!

    如果不是帝俊和东皇太一就在面前,鲲鹏都忍不住要仰头大笑三声。

    “淡定,一定要淡定!”

    鲲鹏强行压下心中的兴奋,暗示自己一定要保持淡定,不然的话,刚刚在帝俊和东皇太一面前树立的有道真仙的形象就彻底破灭,让帝俊和东皇太一起疑。

    于是,他面色严肃,眉头微皱,故作一副为难的表情,迟疑道:“太一小友,混沌钟乃是不可多得的宝贝,贫道岂能随便收下,以贫道看来,吾还是用手中乾坤鼎与小友交换,待贫道灭了魔道,再来与小友换回。。”

    鲲鹏以退为进,他越是这样,帝俊和东皇太一就越不会怀疑,越是要将混沌钟交给他。

    “前辈莫要推辞,消灭魔道,晚辈也责无旁贷,权当是晚辈的绵薄之力。”东皇太一语气坚决道。

    “不错,晚辈兄弟二人有伤在身,而且修为不够,不能跟随前辈一起消灭魔修,只能以此尽一份心意。”帝俊也开口道,“而且晚辈手中也有两件极品灵宝,可以分一件给吾二弟,前辈不用担心。”

    “这......”

    鲲鹏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不过脸上还是装着迟疑不决的样子,似乎还在犹豫。

    于是,帝俊和东皇太一两人内心对鲲鹏不由更加佩服,面对先天至宝却丝毫不动心,果然是有道真仙。

    同时他们内心越发坚定要巴结鲲鹏的念头,经过方才鲲鹏一番话洗脑,现在在他们看来,鲲鹏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前辈强者,只有这样的高人才能面对至宝保持淡定。

    与鲲鹏相比,他们两人就是井底之蛙,只有抱紧鲲鹏大腿才有出路。

    他们两眼不由期待的看着鲲鹏,等待着鲲鹏答复。

    过了足足半响,鲲鹏才带着勉为其难的语气道:“这样吧,混沌钟贫道便先收下,不过作为回报,贫道会禀明那位前辈,将来传授你们证道法门。”

    出于习惯,鲲鹏又给帝俊和东皇太一画了一张大饼。

    顿时间,帝俊和东皇太一立刻兴奋了,他们之所以愿意将混沌钟交给鲲鹏,除了报答救命之恩,更多的也是想从鲲鹏手中得到证道法门。

    听到鲲鹏刚才对洪荒局势和强者的描述,他们内心感到压力山大,渴望早日成就准圣甚至证道。

    鲲鹏给了他们希望和承诺,他们自然无比兴奋感激。

    “多谢前辈!”

    帝俊和东皇太一两人立刻恭敬拜谢,然后将混沌钟正式交到鲲鹏手中。

    鲲鹏眼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将混沌钟接到手中,心中终于忍不住狂喜。

    先天至宝,混沌钟,到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