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本宫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凤祖感觉自己的浑身软绵绵的,有种想直接倒在鲲鹏怀里的冲动,她心口的小鹿也跳得更加欢脱。

    她的眼珠子瞪大,整个人直接懵住了,完全不理解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在她的认知当中,男女双修虽然要做羞羞的事情,但是以她堂堂准圣,只要守住心境,就不会QigYu泛滥,迷失自我。

    但是她没想到,鲲鹏仅仅轻点了下她的朱唇,便带给她如此强烈的感觉,真的前所未有。

    “不行!本宫只是与他双修,借助他血脉之力孕育后代而已,怎么能被QigYu左右。”

    凤祖美目中闪过一抹慌乱,莲步轻退,想拉开与鲲鹏的距离,平复自己的心境。

    不过,鲲鹏怎么会让凤祖如愿,他zui角勾起一抹邪笑,继续欺身上前,一直将凤祖逼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鲲鹏两只手抵在宫殿墙壁之上,将凤祖圈在他的双臂之间,让凤祖再也无法躲闪。鲲鹏身上炙热的阳刚气息,将凤祖紧紧包围。

    这是要壁咚的节奏啊!

    凤祖哪里经历过如此阵仗,顿时间,她的美目中的慌乱之色更甚。她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想要将鲲鹏推开,以她准圣境界的修为,如果真要强行推开鲲鹏其实并不是难事。

    不过,在内心深处她似乎有很享受这种怦然心动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是其他修士都无法给予她的,好像鲲鹏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让她堂堂准圣都不由自主的想沦陷,忍不住想放下身段与鲲鹏亲近。

    这绝对不是ch淡,别的飞禽一族修士见到凤祖,都将凤祖视作女神,心怀敬畏,不敢生出半点亵渎之心,也只有鲲鹏这种穿越之人,才敢不将凤祖放在眼里,无视凤祖的女王威严。

    毕竟,在鲲鹏的心中,凤祖虽然很强,却是注定要在大劫中陨落之人,既然如此,他还怕个球。

    如此一来,自然给凤祖不一般的感觉。

    不得不说,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奇妙。

    本来对于凤祖这种活了亿万年的强者来说,对与七情六欲早已经达到天塌不惊的境界,但是鲲鹏的出现,却让她产生纯情少女初恋的感觉,也任由鲲鹏在她身上肆意施为。

    鲲鹏zui角含着笑意,他并不知道凤祖内心的想法,他只是觉得又便宜不占简直就是乌龟王蛋。凤祖既然都已经主动找他双修,甚至还要他帮忙生猴子,他自然要好好的享受这一切。

    他用手捧起凤祖白嫩的脸庞,在凤祖慌乱的眼神注视下,在凤祖的朱唇上再次轻轻一啄。

    “嘤咛——”

    凤祖玲珑有致的身躯猛地一僵,娇艳欲滴的朱唇中发出一声动人的叫声,耳根红热,双眼逐渐变得迷离。

    鲲鹏也被刺激的小腹邪火往上直冒,浑身兽血沸腾,他刚刚本来就在与十位凤凰族少女玩到正爽的时候被凤祖打断,还没将心底的洪荒之力完全释放出来,现在正好发泄到凤祖身上。

    他的动作猛地变粗暴起来,狠狠的含着凤祖的朱唇,攻城略地般的侵入到凤祖红润的澶口之中,疯狂的吮着甘甜的露汁。

    凤祖顿时感觉想要窒息一般,整个人逐渐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鲲鹏瞅准时机,双手放到凤祖的肩旁之上,双手如同蜻蜓点水般点在凤祖凤袍之上,凤祖的凤袍便被鲲鹏解开,落到地面之上,将凤祖完美无暇的身材彻底暴露出来。

    如同羊脂白玉般光滑白嫩的皮肤,耸立着两团汹涌,两粒樱红点缀其上,让人忍不住想含在zui里。

    在凤祖不堪一握的柳腰下方,是一片茂盛的密林,因为凤祖是的天地间第一只火凤凰的缘故,她的密林竟然是金黄之色,显得尤其XigGa。

    鲲鹏两眼忍不住发亮,立刻“上下其手”,左手探入凤祖的密林,右手攀到凤祖的两座高峰。

    “啊——”

    凤祖立刻从醉意情迷中醒过来,慌忙用手遮挡住自己已经不着片屡的白嫩胴体,想要阻挡鲲鹏的继续入侵。

    鲲鹏微微一笑,也不气馁,更没有强行突破凤祖的阻拦。这个时候若是强行突破,肯定会引起凤祖更大反弹。

    所以,鲲鹏立刻转换战术,俯下身突然将凤祖横抱起来。

    凤祖顿时发出一声惊呼,手足无措下完全忘记了还要阻挡她完美无暇的胴体,眼睁睁看着鲲鹏将她抱到g榻之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