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康不再说话,大步走进拳场。

    丘处机见他依然执迷,不免怒火又起,便说:“我来试试你最近有多大进步。”

    说话间,不等完颜康反应,一招巨蟒吐信,仗剑直击他的咽喉要穴。

    完颜康绝没想到师父出手就是夺命之招,他有长剑,自己赤手空拳,如何格开袭来的剑锋?

    情急之下,反手一抓,五指相合,便将丘道长的长剑夹住,顺势一折,嘣一声,长剑断为两截,自己也立即跳开,拉开架势,等着师父再出招。

    丘处机却惊得忘了收剑,愣愣的看着完颜康,半晌回神,喝道:“小子,你那一招是何人所教?”

    完颜康这才惊醒过来,刚才被逼之时,竟然没有使用道家功法,而且真用道家功法,他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便对师父的狠招不满,说:“师父要徒儿的命,但说无妨,又何须用此狠招,传到江湖上,只怕也对师父的名誉有损。”

    “你,竟然如此看待为师的吗?我不过是试探你的反应和功力,你还以为为师真会要你的命?如果真要你的命,你哪里能拿住为师的剑¨.?”

    完颜康反过来一想,也是,他如果真使出真功夫,只怕自己根本反应不过来。便垂手而立,不出招,也不说话。

    丘处机又问:“我问你刚才的出招,你为何不说?”

    见师父相逼,他只得说:“师父,请原谅弟子未征询你同意,擅自跟别人学了功夫。但弟子答应过那人,不能说出来,还请师父体谅。”

    “那我问你,此人现在何处?”

    “这个也不能说。”

    “当真不说?”

    “请师父不要逼我失信。”

    “你对别人守信,为何对为师失信?”

    “师父,我哪里失信于您了?”

    丘处机怒气上冲:“你是否答应过我,未得允许,不能转投他人门下?”

    完颜康不再说话了。

    第六百七十一章 邪门武功!【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完颜康不再说话了。

    “我并不是说你就只能学我的功夫,但必须要我认可。如今,你学的是什么,分明是歪门邪道!”

    “不是。这个人的功夫,真的很强,很实用,为什么能一招应敌的功夫,师父却说是歪门邪道?”

    “还跟我狡辩?”丘处机气得眼珠外冒,手持断剑,刷刷刷连发狠招,试图逼迫完颜康再次使出他那个功夫。

    完颜康吸取了教训,哪怕面临被杀,也不再用所谓的“歪门邪道”抵御或反击。

    丘处机却认定了他所学的那是一种歪门邪道,他不说,他也知道,只是不清楚他现在达到什么程度,所以一心要逼迫他使出来。

    他的出招也就越来越迅猛,越来越有力道,越来越具有攻击性。

    等完颜洪烈赶到时,他的衣服上到处是血迹。

    完颜洪烈大吃一惊:“.‖道长,为何置康儿于死地?”

    他当然看出了丘处机出手之快速狠辣,完全不是教功夫,连忙拔剑上来格挡。

    他虽然在战场上磨练了多年,但终究不是武林中人,更不是高手,跟丘处机这样的一流高手对战,那更是送死。

    丘处机心念一横,既然杨康不舍得放弃荣华富贵,那就断了他的念想,趁机杀了完颜洪烈。见完颜洪烈上来,反而出招更速,毫不相让。

    完颜康眼见(吗好赵)养父要身首异处,未来的繁华不保,一把拉过完颜洪烈,五指如钢叉,直向丘处机的脑袋抓去。

    丘处机大惊失色:“好小子,果然使出来了。”赶紧收身退让,但完颜康的速度也不慢,眼看要被抓上,忙举剑隔阻。

    完颜康并不退却,虽然没有抓住丘处机的脑袋,也抓上了他的右手。

    右手背上立现五个指头粗的血窟窿,令他瞠目结舌,脱口而出:“九阴白骨爪!”

    巨疼之余,断剑脱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