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完颜康不顾母亲期待无助的目光,决然开门冲出去,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其实他跟着丘道长进门时已经有所预感,而且当然不相信母亲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幽会,却看到双方天壤之别的穿着下,脸上露出亲人间特有的祥和亲近神情,已有所疑。

    只是他不愿相信他们所说而已,尤其是一想到如果认了杨铁心,就会失去他金国中都赵王府小王爷的身份,所有的荣华富贵“五九三”转眼成空,他心里就无比失落和难受。

    而就在他夺门而出的时候,六王爷正奔过来,身后跟着五大护院。

    小王爷与六王爷的房间仅有一墙之隔,虽然房间里还有多个套间,但墙壁并不太隔音。

    丘处机进入小王爷房间时与丫环的对话,以及后来的说话,六王爷都听到了,心想这道士难道知道什么隐情?立即叫了五大护院来找道长和小王爷。

    整个王府他们都迅速搜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找到,后来完颜洪烈猛然想起,他们或许是去找王妃了。

    王妃一直对他不冷不热,他当然知道她对他从不曾接纳,奈何自己对她太过痴迷,但如今孩子大了,她会不会伙同这个道长,带了孩子离开呢?

    急迫之下,飞速来到茅棚,想看看他们是否在王妃的房中,结果正好和开门出来的小王爷撞了个满怀。

    小王爷连忙止住哭泣,叫一声:“爹爹。”

    六王爷心中一软,这孩子小时候经常叫他“爹爹”,但后来逐渐懂事以后,就学着他兄弟的孩子一般改叫“父王”了。他曾一度失落,很多年后才慢慢习惯了。

    如今再次听到这声亲切而不带功利的称呼,他所有的猜忌和不快,瞬间烟消云散,不禁热烈的搂住了完颜康,生怕他飞走。

    而屋内,随着门开处,杨铁心和包惜弱及丘处机,都同时看到了从花池边的小径跑来的六王爷一行,顿感不妙。

    要打,他们是绝不可能打得过这一群高手的,那就必须想法将杨铁心藏起来,看是否能应付过去,只是不知道杨康会不会泄露杨铁心的踪迹。

    屋内就一间房,中间放了个屏风,没有哪里可以藏下一个大活人。

    第六百六十九章 心向哪边!【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屋内就一间房,中间放了个屏风,没有哪里可以藏下一个大活人。

    丘处机抬头,只有屋架,但整个屋架毫无遮挡,如果完颜洪烈一行闯进来,抬头一看,杨铁心就必然暴露无遗。

    杨铁心说:“如果被发现,你们就只当不知道我的存在,将我当成窃贼吧,我会拼力冲出王府,万一不幸,也会尽量杀几个金人垫背的. .........”

    道长和包惜弱自然知道他是抱定必死之心了。

    包惜弱急着低语:“要不你现在就带走我吧,这墙反正也不能阻挡住人,破墙而出。道长,你就当着自己帮王府追杀我们,或许可以免除嫌疑。”

    道长却不再说话,将杨铁心往屋顶一托:“上!”

    事不宜迟,杨铁心攀住房梁,蜷缩在三角架上,铁枪则紧握在手,等着拼命。

    丘处机对包惜弱说:“且当不知杨兄的存在,记住,不要慌乱,只说是我带康儿和你相见,谈一些武学之事。”

    包惜弱见事已至此,只得点头。她本来就是一个没有什么主见的妇人,身子骨弱,而且孤苦伶仃,六亲无靠,道长对她胜过亲人,她对他早已言听计从。

    0.4

    完颜洪烈和完颜康拥抱了一会,才问:“康儿,你来母亲房中,师父可也在?”

    完颜康想,他从远处奔来,应该是没有听见师父和母亲及亲爹对话的,便说:“师父还在,我被师父一顿责骂,所以跑出来了。”

    完颜洪烈立即想起春生客栈他对丘道长的无礼,被责罚也是正常之事,便笑道:“康儿,你都十八岁了,咋还这么任性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