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处一也催促郭靖赶紧回房。

    郭靖见道长似乎也受了伤,不愿离去,道长强作自然:“灵智上人不过是浪得虚名,怎么能奈何我,快去吧。”

    郭靖看他神色自若,便说:“请道长告知店名,明日好亲往探视。”

    “城南小店,春生客栈。”

    郭靖立即跳进王府,回到房中。喘息未定,鲲鹏进来:“腥气太浓,赶紧洗漱。”

    郭靖连忙收拾妥当。

    鲲鹏又闻闻空气,笑笑:“他们马上就会发现巨蟒已死,你赶紧睡觉,本座去叫穆大侠回来。-”

    郭靖想起在红松上看到的穆易,点点头:“师父,你知道他在哪里_吗?”

    但鲲鹏已经离开房间,连门都已关上。

    他担心鲲鹏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穆易所在,要出门去告诉鲲鹏。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便立即躺倒在床,却发现脚步声停留在自己门前,没有移开。

    心下焦虑,蹑手蹑脚从门缝往外查看,原来是金兵们给他们站上了岗。

    却说穆易半夜起来,再次在王府中逡巡,找到了那个所谓的花池,原来仅有水,早没有了花。

    花池旁边有一座茅草棚,走进一看,跟记忆中牛家村的老屋,也就是自己和郭啸天落脚牛家村时所建茅屋极像。

    再看其他地方,都算富丽堂皇,唯有此茅棚显得鸡立鹤群,便认定了此处就是王妃,不,是妻子包惜弱的住所。

    到得门边,原来这门也是自己亲手所做的那道门,门上还有当年被金兵袭击留下的箭头痕迹。

    轻轻推动,门是上了栓的。

    穆易本想随即离去,深更半夜来叨扰她,万一她没有认出自己,叫来了金人,对两人都会有严重的影响,不如明天白天再找机会相见,或许她能记起我来。

    之所以他对现在的自己没了信心,还是因为这十八年的东奔西走,风雨侵袭,他早已不是年轻时的那番模样,加上居无定所,腰无分文,无法给她一个相对稳定安全的未来。

    第六百五十八章 夜探!【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之所以他对现在的自己没了信心,还是因为这十八年的东奔西走,风雨侵袭,他早已不是年轻时的那番模样,加上居无定所,腰无分文,无法给她一个相对稳定安全的未来。

    但就在她一转身的瞬间,茅棚的木门开了,王妃由一名丫环陪着出来起夜,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丫环立即要失声惊叫。

    穆易哪容她发声,欺身上前,一手捂住一人的嘴,反脚将门关上,低声说:“是我,别出声。”

    王妃惊魂未定,但听这声音,似曾熟悉,猛记起白天在比武的那个地方听过,心下惊讶不已,也低声问道:“你就是那个姑娘的父亲?”

    丫环见王妃认识这个男人,也就不再挣扎,穆易放开她,问王妃:“可靠吗?”

    · ·········求鲜花0 ········

    王妃不知穆易问话的意思,见他的目光转向丫环,一时明白过来:“可靠,她是曲三的女儿傻姑。”

    茅棚的墙壁都是小树干或树枝辅以藤条编织而成,外附一层稻草抵御风雨寒气,所以这茅棚并不隔音。

    有破损的地方,还可以透进来夜空的弱光。

    0 . ...

    穆易已经适应光线,环视屋内,墙上挂着自己年轻时使用的铁枪,耕地耕坏待修补的犁头,地上是自己亲手打造的小木桌,条凳,木床,一切都是临安牛家村那个家的陈设。

    “你在这里住这么多年,就不怕睹物思人,伤了身子吗?”穆易问。

    王妃见他看着这些东西,猜出此人可能是杨铁心故友,前来探望,便低声说道:“我只想养大孩子,而后跟我杨大哥去会面。”

    “你这是何苦呢?”

    突然听得外面有人疾走,隔着门缝一看,竟然是梁子翁和灵智上人,上人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被梁子翁背负着,朝六王爷居室去了。

    “出事了,我得赶紧回去。”

    穆易说着,开门,鲲鹏却闪身进来:“穆大侠,你们赶紧相认了吧,没有时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