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的目光渐渐适应黑暗,现在大致可以看清屋内的情形。

    巨蟒通体赤红,粗如土碗,长约丈许,现在屋内的剩余空间,几乎都被它占据。

    大漠荒凉冰寒之地,是极难见到蛇虫之物的,何况是如此巨蟒,所以郭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不知如何面对。

    金刀在手,都不知该砍向哪里,才能一击致命。

    而小时听母亲李萍说过,打蛇要打七寸,所谓七寸,就是蛇头向下大约七寸的地方。但这巨蟒的七寸处,还在那硕大的脑袋上。

    加上他要的不是一条死蛇,而是取蛇血,如果不能取得蛇血,岂不辜负了王道长一片心意。

    道长现在面对的敌人是谁,究竟能不能战胜,郭靖一无所知,心下更是焦急,恨不能斩了蛇头就去相助道长。

    但这蛇似乎通了灵性,知道郭靖想杀它,就总是昂着头,吐着信子,面向郭靖,不给他斩断脖颈的机会。

    王处一还没来得及告诉郭靖,经过十多年饲喂的毒蛇,毒性已经尽失,就算被咬也不会中毒,但郭靖不知,主要精力就用于防止被咬了。

    母亲告诉过他,一旦被毒蛇咬中,是很难有机会活命的。就是算有先生在场,如果没有及时找到解蛇毒之草药,都没有用。先生即今医生。

    而今杀父仇人段天德还没找到,铁木真拜托的刺杀任务未成,他还不能死。

    越是不想死,偏偏越是距离死神最近。

    红蟒不断袭击,郭靖慌乱中,被地上的什么物什绊倒,连忙跳起,却没有落脚之处,只得跌落在巨蟒身上,还没等他再次起跳,巨蟒翻身滚动,已经把他的身子给缠上。

    幸好蛇头还没来得及咬中他,他的手也可以活动,便用金刀阻挡着蛇的大口。

    巨蟒见无法咬伤他,便不断收缩身子,滚动,郭靖只觉身体被压迫,不能不运行真气相抗。

    多亏了马钰传授的玄门内功,他才具有了跟蟒蛇一战的功力。但蟒蛇的收缩是不断持续的,他的真气却不能一直相抗,必须尽快击杀这该死的巨蟒。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与蟒恶斗!【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多亏了马钰传授的玄门内功,他才具有了跟蟒蛇一战的功力。但蟒蛇的收缩是不断持续的,他的真气却不能一直相抗,必须尽快击杀这该死的巨蟒。

    他已经不打算要它的蛇血,只想着怎样砍死他。

    但这时,巨蟒不停的翻动,已经把他握刀的右臂也困住,金刀根本无法砍到巨蟒的脖颈了。

    而它的头弯过来,正要试图吞下他。

    他赶紧运行最后的体力和真气,使用左手,一把扣住巨蟒张开的大口,拼力拉过来,拉到了金刀的位置,但依然无法砍中脖颈。

    而蛇似乎也明白了他的企图,努力要咬住他的左手,情急之下,他把蛇头的嘴送到金刀下,锋利的刀口插进了蛇口,受伤的巨蟒狠命滚动身子。

    郭靖的刀被巨蟒挣脱,左手眼看要咬断,他再次运行真气抗击,并拉开它的头来,右手已经被缠得麻木,失去了知觉。

    现在唯一剩下的武器是牙齿。

    他使劲拉过来蛇头,巨蟒就不断翻动,要挣脱他的拉扯,没办法,一口咬住蛇的脖颈,一股血腥喷涌而入,他几乎忍受不住,想张口放开。但如果那样的话,要再次咬住他,不知又是什么时候。

    他不能松口,而蛇血不断涌入口中,差点窒息。

    猛记起王道长带他的目的,就是杀蛇饮血,如今血到了口中,那就正是机会(王赵的),他便不再顾虑,大口大口吞咽。

    随着流入口中的蛇血越来越少,蛇缠裹他的力度也不断减弱,终于他的真气足以对抗它了。

    感觉没有蛇血流入口中时,他松了口,收回左手,深吸一口气,周身鼓胀,蛇的骨头被他挤迫得啪啪作响,然后突然松气,像猫儿一样,从蛇的身子里射出来。

    巨蟒还在地上游动,但已经没有多少活力。

    运气调理,很快全身舒泰,提起金刀连忙出屋去找道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