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蓉也说:“就是,你那么强的本领,就算我们想欺负你,也欺负不到吧?”

    王妃又问:“康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娘。我看他们在这里卖艺杂耍,就和他们切磋一下,不曾想他们高手众多,我们三大护院都不能取胜。”

    王妃说:“娘早已告诉你,你师父也经常教你,不要逞强斗狠,要本分为人。更不要欺凌弱小,你都不记得吗?”

    “记得,娘,我们回去吧?”

    完颜康扶着轿子,四个军士来抬着。

    穆易一直注视着轿子,喃喃自语:“这声音,太像了,太像了。”

    穆念慈却突然上前,对鲲鹏说:“谢谢鲲鹏大侠相救之恩。”说毕,欲跪。

    鲲鹏连忙扶起:“妹子不必多礼。”

    穆易似乎突然醒悟过来,拉过穆念慈:“你是觉得如果你和鲲鹏比武,必输无疑对吧?”

    “是的,爹爹。”一脸红晕浮起。

    穆易看着她,又看看鲲鹏,当即从地上捡起比武招亲的旗子,插上:“我要你们当着我的面,也当着这些军士和乡亲的面,正式比一场¨¨。”

    鲲鹏自然立即明白他们的意思,还没有等他说话,穆易抱拳一圈:“请众军士稍稍退后,小女穆念慈和这位鲲鹏大侠,要来一场正式的比赛,如果鲲鹏大侠赢了,我就将小女嫁给他。”

    本来要准备打杀这些人的金兵将士,似乎也来了看戏的兴趣,几个将领招呼军士退后,给他们腾出一块地方,不过仍然是围着他们的。

    鲲鹏回头看看黄蓉和李雪双,她们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微微笑着。

    穆念慈已经走进场中,英姿飒爽,自信而含羞,娇媚而果敢。

    鲲鹏心说,我随便动动手,你也吃不消。不过,既然是比,也不能让你显得太差,就陪你走走过场吧。

    第六百四十六章 定亲!【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鲲鹏心说,我随便动动手,你也吃不消。不过,既然是比,也不能让你显得太差,就陪你走走过场吧。

    穆念慈提脚,摆出一个可进可退攻防兼备的虚步:“请出招。”

    鲲鹏笑道:“姑娘先请。”却没有摆任何姿势。

    而她的脸色明显有了不悦,他猛醒悟过来,我不摆迎战姿势,在她看来,分明是对她的一种的藐视。既然是比赛,不论对手功力高低,都要正经面对,这也是对对手的尊重,输赢是其次的事。

    于是,抱歉的笑笑,左开半步,半蹲,立起,做一副正经迎战的姿势。

    她的脸色又和悦起来,移动步伐,寻找进攻机会。

    他也跟着移动,假装也在寻找攻击时机,不时出一拳,让她格挡,但眼光看着她的时候,余光还是注意着周围的情形。

    突然发现人群外面有一个人,好像是全真教的丹阳子王处一,却一晃不见了。

    见他分神,她便逮住机会,飞起一脚,直踢他的面目,他左手格阻,右手辅助,假意要擒拿她的踢腿。

    但她这一脚是虚招,实际是想攻击他的中路,目标小腹。

    他自然是知道的,便故意让她攻击,在她的脚踢中皮肤之时,稍稍发功,吸住,外送,她便跌出去了,而他迅速欺身上步,一手扶着她的腰,自己则顺势在地上一滚,假装被她反击。

    如此走了二三十个来回,他卖个破绽,趁她攻入,拿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再有机会出手。

    她使劲挣脱,不能。(的得好)良久,说:“.‖我输了。”

    穆易当众宣布:“鲲鹏和小女的比赛,鲲鹏胜。现在,我正式将小女委托给鲲鹏——鲲鹏,小女穆念慈的未来人生,就拜托给你了。”

    鲲鹏正经应承,接过他递过来的穆念慈的手,看她娇羞而满足的神情,微微一笑:“穆大侠放心,本座定当勉力而为。”

    围观军士和老百姓都不由鼓掌欢呼,气氛祥和,然而此时,一个金兵将领站出来:“戏也唱完了,尔等受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