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黄蓉这一脚并没使出多大力道,她也看出这窃贼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承受她的劲道,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让他知道做窃贼是要挨打的。

    郭靖却突然惊叫一声:“我的马!”

    众人看向马棚,只有鲲鹏他们的寻常马。

    郭靖连楼梯都不走了,跳下去,直奔马棚,自然也是找不出来他的汗血宝马了。

    他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拴马桩,喃喃自语:“谁能制服它啊,三师父和大漠那么骑术高手都奈何不了的汗血马,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鲲鹏看了看欧阳克,欧阳克以为鲲鹏怀疑他盗马,连忙摇摇头,低声说:“我睡着了,没有动他的马。”

    但黄蓉和李雪双似乎都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鲲鹏却微微一笑,不做表态。黄蓉747也是机灵之人,见鲲鹏如此淡定,料想他大概是知道什么的。

    郭靖站起来,从地上噌一下跳到二楼,一把揪住店家:“你这家伙,赔我的马。”

    他的力道应该是使大了些,店家在蜡烛的光亮下,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神情呆滞。店家也不像练家子,哪里经得起他在怒火下的这一揪,眼看就可能气绝身亡。

    习武之人,通常是不会对一个非武者动手的,这是武德。李雪双黄蓉甚至欧阳锋欧阳克都觉得他太过了,围过来相劝。

    鲲鹏只是淡然围观。

    郭靖似乎也意(bjbe)识到自己用力有点大,连忙松手,店家才大口喘气,好一会缓过神来:“这位公子爷,小的真不知你的马怎么丢失了。不过,既然在本店丢失,小的自当担责。眼下,我们赶紧报官,拿下的这个贼人,或许有线索。”

    贼人一听此语,连忙分辨:“小的自打进得店来,都不曾动过偷马的念头,小的只敢偷点过往客商的银两,而且都不会偷太多的。再说,小的也不会骑马啊。”

    在当时,张家口到中都的大片地区都属于金国管辖,但居住在这里的多是汉人。金国官吏的管理方式比较粗犷,尤其对汉人的很多事情,基本属于放任状态。报官与不报,结果都差不多,但万般无奈时,还是需要官府出面。

    第六百三十七章 宝马被盗!【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当时,张家口到中都的大片地区都属于金国管辖,但居住在这里的多是汉人。金国官吏的管理方式比较粗犷,尤其对汉人的很多事情,基本属于放任状态。报官与不报,结果都差不多,但万般无奈时,还是需要官府出面。

    店家找不到马,自然不管这个窃贼是否偷马,都要拉他垫背。

    窃贼无赖:“掌柜的,你也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你可以去找,也可以把我家拆了当赔偿,甚至把我剁了,但要我赔一匹马,我就算偷十年二十年,也未必偷得够一匹马的银两。”

    郭靖说:“掌柜的,我这可是汗血宝马,你必须赔我。”

    店家到底也是接待过很多江湖人士的,一听此语,立即瞪大了眼:“什么,汗血马?”

    郭靖说:“是啊,我来的时候,你还说过,你的马身上,怎么有血,记得吧?我三师父说过,那是马出的汗。你看有别的什么马会出这样的汗?”

    店家浑身啰嗦起来,不由跪下去:“公子爷,就是普通的马,小店倾家荡产,也许还能赔得起。你说这汗血马,小的平生只有耳闻,哪里见过。小的自然知道它的名贵,你让小的如何赔得起你。”

    “难不成,我的马就这样白白丢了?”郭靖的怒火似乎慢慢又要腾起。

    欧阳锋说:“先报官吧。如果找不回来,店家自然也少不了担责。”

    郭靖不依:“我还有要紧的事,总不能就天天耽误在他这小店不走吧。”

    店家哭道:“公子爷,你要小的咋办就咋办,但要小的赔汗血马,小的就只能用一家人的性命作抵了。”

    欧阳锋说:“师父,让克儿留在店中吧,等着找马,找不到就谈赔钱,也不怕店家跑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