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如何识得?”小乞丐也露出吃惊的表情,“我的装扮,哪里像个妹妹?”

    鲲鹏笑道:“不仅是个妹妹,还是美眉。”

    李雪双也笑道:“妹妹,你这细声柔语,蜂腰削肩,怎么装扮也掩盖不了你的本质啊。”

    “姐姐好聪明,一下就被你识破了。不过,这位哥哥更是了得,多远就已经看出来,令蓉儿甚是佩服。”小乞丐说。

    “你叫蓉儿?”李雪双问。

    “对,姐姐怎么称呼?”

    “李雪双,李家堡李江之女。”

    蓉儿顿时惊喜的叫道:“原来是双姐姐,蓉儿早已闻听,不18曾识得,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我都没有在江湖上行走,你是如何听到我名的?”李雪双惊讶的问。

    蓉儿却没有回答,转身问鲲鹏:“这位哥哥,看你好生面熟,可否告诉蓉儿尊姓大名?”

    鲲鹏笑道:“蓉儿,你哪里去见本座面熟来着?”

    李雪双见她看鲲鹏时双目放光,心生醋意,便说:“你这位哥哥叫鲲鹏,跟上古大神同名。莫非蓉儿也是上古某神?”

    蓉儿跳到李雪双身边:“姐姐莫急,我真的觉得这鲲鹏哥哥面熟,只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了。”

    店小二见她们站在自己的蒸笼前说话,也不付钱,想催促一下,猛瞧见西毒欧阳锋在后,吓得大气不敢出了,连忙进了店里,去告知他的东家。

    “西毒欧阳锋来了?”东家也是吃惊不小,“你是否看见他向我们的馒头包子里下毒?”

    “这倒没有,但是他的出现,总不会有好事吧?”

    第六百三十章 师傅?有没有搞错!【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倒没有,但是他的出现,总不会有好事吧?”

    他们的对话引起了塞外男子的注意,他问小二:“谁是西毒欧阳锋,你等为何如此惧他?”

    小二不敢大声,对塞外男子一阵耳语,塞外男子猛的一拍桌子:“岂有此理,这天下还有没有正道?”

    他的行为和声音,引得所有食客定神看他,鲲鹏他们自然也听见了他的说话。

    欧阳锋问鲲鹏:“师父,此人张狂,可否让徒儿教训他一番?”

    欧阳克也忙说:“师公,他的汗血宝马,真是好马,可以给师婆作坐骑?”

    蓉儿不满了:“这位公子,看你也是有头有脸之人,咋内心尽是匪盗思想呢?”

    欧阳克此时当然也知道她是女子,他生性对女子都有爱怜和亲近的欲望,所以自然不愿开罪于她,连忙说:“妹妹,我哪里有匪盗心思,只是想问他买马而已。”

    蓉儿说:“看你们的打扮,也是行走江湖之人,岂不知君子不夺人所爱?我见那哥哥一路牵着马走来,他都不舍得骑,想必是非常怜惜他的马儿,又怎么能卖与你。你要真是对我双姐姐好,去马市挑一匹,岂不甚好?”

    一席话,说得欧阳克无言以对,讪讪的笑道:“妹妹所言极是,我等正有此意。”

    塞外男子此时却走出店来,查看蒸笼的包子馒头,又从蓉儿手上夺过纸袋,打开细察,总觉没有把握,恰好此时一条觅食的小黄狗嗅着地面837,曲曲弯弯的走来。

    他打开纸袋,将肉包扔出去,小黄狗被吓得撒腿跑开,眼睛看着在地上滚动的肉包,又警惕的站下,返回来,含着肉包,轻轻咬咬,见没有人赶走它,便大口吃了,把另一个也两口吞下,似乎意犹未尽,看着塞外男子,等着再给扔给它。

    欧阳锋突然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他是怀疑自己投毒,双目放火,一跃而起,却在空中愣是旋转身子,回到鲲鹏的队列:“师父,对不起,我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

    此语一出,惊得店家更是惶恐,不看欧阳锋,却看向鲲鹏,这人年纪轻轻,跟欧阳克年龄相仿,却被西毒称作师父。

    塞外男子也觉莫名其妙:“师父?有没有搞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