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回头看着欧阳锋和欧阳克:“你们,有本事下去吗?”

    欧阳锋看着悬崖,没有说话。

    鲲鹏也不管他是否乐意,是否能办到,只说:“速速跟上本座。”

    言毕,去悬崖边扯上来一条粗壮的藤条,伸手揽住李雪双的蜂腰,拉着藤条,如飞一般,三跳两弹,足尖轻点,已经落在崖下。

    回首仰望,欧阳锋问欧阳克:“克儿,我们也用此法,你敢下吗?”

    “九一七”  “叔叔,我虽然心虚,但这藤条结实,还是敢下的。”

    鲲鹏不再看他们,带着李雪双先行,欧阳锋和欧阳克急急赶上来。

    一行四人,晓行夜宿,走了一两月,这日来到张家口。

    张家口是塞外皮毛奶肉羊马牲口销往中原的集散之地,往来商贾云集,催生出无数款爷,自然也有各色江湖人士辗转流连于此。

    一路上,所有住宿餐饮,都是欧阳克负担,李雪双觉得不该欠下他这个风流浪荡的白驼山少庄主这么多人情。

    但鲲鹏毫不客气,见这一路上李雪双行走越发艰难,有心给她物色一匹坐骑。

    四人缓步逛着街,见一塞外男子,着貂裘,牵红马,步履沉稳,劲道十足,鲲鹏不经意的多看了两眼,对李雪双道:“这人年纪不大,功力不浅。”

    欧阳锋听见了,也注意着该男子。

    欧阳克不服气:“师公,待徒孙去会会他。师婆走路也够艰苦,我要用他的汗血马送师婆。”

    欧阳锋连忙说:“克儿,师公未曾发话,你岂能造次!”

    鲲鹏微微冷笑:“只怕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罢。”

    塞外男子将马牵到一家酒楼外,立即有伙计过来顺了马,去拴马桩系着。

    酒店外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衣衫褴褛,头发蓬乱,满面尘灰,坐在石阶上,看着塞外男子走进酒店,又回过眼来,看鲲鹏一行。

    李雪双说:“这孩子,看着也挺可怜,鲲鹏哥,你让欧阳克给他点银两吧。”

    鲲鹏笑道:“你也是个孩子啊,咋就看别人是孩子,为何不说她是妹妹?”

    第六百二十九章 抢包子的美女!【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鲲鹏笑道:“你也是个孩子啊,咋就看别人是孩子,为何不说她是妹妹?”

    “哪里是妹妹,分明是个小男孩。”

    “打赌?”

    “赌什么?”

    “算了,不赌。一会儿你就知道她是妹妹了。”鲲鹏说。

    而那乞丐就一直盯着鲲鹏看,突然咧嘴一笑,满口细密的白玉牙,与她黑灰的脸形成黑白分明的对比。

    “鲲鹏哥,他冲你笑呢。要不,我们给他买个馒头?”

    乞丐所坐不远处,就是酒楼的蒸笼,冒出腾腾热气,想必里面当是诱人食欲的大白馒头. ....

    李雪双走过去:“店家,给我拿两个包子。”

    店小二高声应道:“来呢。”掀开蒸笼盖,浑圆饱满的馒头,以及含苞欲放的肉包,在一阵飞腾的白雾中呈现出来。

    店小二转身去纸袋,原本坐在一旁的小乞丐,一个闪身已到蒸笼边,伸出漆黑的五指,一叉抓起两个肉包。

    “放下!找打!”回身过来的小二怒喝一声,响如洪钟,引得店里街面上众人纷纷注目。

    正坐在店里等着上菜的塞外男子闻声也向外张望,登时明白所发生的事情,站起身走出来。

    小乞丐放下了肉包,但包子上清晰的印出五根手指印,小二气不打一处来:“3.7这还怎么能卖,你个孽障,真是找死。”走过蒸笼后的灶台,要来打小乞丐。

    李雪双说:“店家息怒,这算在我账上,再另给我两个肉包。”

    “便宜你了。”小二对小乞丐说毕,转身麻利的装好两个肉包,递给李雪双,“小姐,你的包子。”

    李雪双转身给了小乞丐,她又笑了一下,柔声说道:“谢谢姐姐。”

    “你果然是妹妹?”李雪双听她的声音,惊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