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鹏拿过李雪双的左手,右手掌心与之相对,输入一股真气,助其驱散体内之毒。

    须臾,李雪双醒过来,正要开口说话,而被鲲鹏摔出去的李江已经缓过来神,疾步如飞,冲向她的闺房,要来擒拿鲲鹏。

    李雪双见父亲愤怒异常,面带杀气,担心鲲鹏不敌。他刚才为自己祛毒,想必是耗费了不少真气和内力的。

    “等一下,爹爹。”她喊道,同时拼力爬起,要以自己的身体,为鲲鹏挡住父亲的攻击。

    鲲鹏却微微一笑,左手扶住她的香肩,按在床上:“静养,不可以妄动。”

    言语之间,李江夹带17雄厚内力之掌风已经袭至鲲鹏身后。

    他当然能清楚感受到掌力的重点,正向他的背心而来,这是企图一击取命的打法。

    不过,他却没有退让,而是及时回身,右掌伸出,接住李江的右掌,微微曲肘,暗动灵气,试图消耗掉对方的掌力,之后发力反击。

    “不要!”李雪双喊道。

    不知她是请求谁不要伤害谁,但鲲鹏顺应她的喊声,仅仅阻止了李江的袭击,而没有反击。

    李江当下却惊骇至极,我这催命掌力,非寻常之辈可以接招的。他半跪在李雪双床前,扭腰后发,体内真气是不可能顺畅运行的,如此情况之下,他还能轻松接下我这一掌。

    而且,他明显感觉到,对手在接掌之后,曾想发力反击,但又瞬间撤回了寸劲。

    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绝非他的对手,他若要取我性命,恐怕只是眨眼之间的工夫。

    既然如斯,何必逼他杀我?

    “父亲,给我下毒之人,不是鲲鹏,而是欧阳克。”李雪双说。

    “是他?”李江刚说一句,门外胡斐立即疾步奔来:“堡主,欧阳锋来了。”

    “对不起,鲲鹏,等一下我正式向你致歉,现在我要去会会西毒。”

    “你打得过欧阳锋吗?”鲲鹏问。

    第六百二十五章  镇压西毒!【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打得过欧阳锋吗?”鲲鹏问。

    李江略一迟疑:“他的儿子,竟然向我的女儿下毒,我能饶过他吗?”

    鲲鹏起身:“这事,我可以替你。”

    “你,不行,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怎可以让你替我出头?”李江话虽如此,却真的希望他出场,同时也可以看看,他是否真的非常强大,以致于强大到可以对抗西毒欧阳锋。

    “我知道你是打不过他的,但你又不能咽下这口气,那么结果必然是你被他打死,而雪双也会因此失去父亲。所以,还是让我替你出场,为你讨个公道吧。”

    李江脸色微变,但鲲鹏所说乃是实情,不是意气可以改变事实的,便也不再推辞,谢过鲲鹏。

    来到大堂,欧阳锋独自坐在茶几旁的大藤椅里,旁若无人的端茶自饮。

    周围的仆人,垂手而立,提着茶壶,等着给他添水,见李江和胡斐、鲲鹏出来,如获大赦,连忙退到他们身后。

    大堂外的地面,横七竖八躺着李家堡的护卫。

    “不知欧阳前辈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李607江打躬作揖,笑容可掬。

    鲲鹏的脸上浮出一丝鄙视,但旋即散去,换做一副淡然神色。

    欧阳锋细细的,慢慢的,呷了一口茶,眼睛看着茶碗,说:“听说你府上来了一个神秘人物,我特来见识一下。你让他出来吧。”

    李江说:“欧阳前辈,你说的这神秘人物,是谁?我怎么不知道有此事?”

    不等李江说完,鲲鹏已从他身后闪出,语气冷峻而自信:“你找我何事?”

    “听克儿说,你的功夫甚是了得。我向来喜欢找高手切磋,既然有此机缘,岂能错过?”

    李江立时明白他要干什么,连忙拉住鲲鹏:“不可接战。”

    欧阳锋冷笑道:“怎么,没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