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树林中还能闻到淡淡的烟火味道。

    破庙已经烧的不剩下一点点渣了,在不远处的树林里,鲲鹏正抓了一只山鸡烧烤,旁边是还没清醒过来的。

    正当这个时候,阵阵香味勾引起了肚子里的馋虫,李雪双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胸口发闷,有些难受。

    鲲鹏看见她醒过来了,便轻声的问道:“你没事了吧?”

    李雪双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没有死,顿时明白过来,昨天晚上是鲲鹏出手相救的,想到自己第二次被这个莫不相识的男人救下,心头更是感激,而李雪双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破庙失火的时候,自己丢下了鲲鹏离开的事情,心生愧疚。

    “鹏公子,对不起,昨天晚15上我竟然做出这么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李雪双咬着嘴唇,眼眶微红的说道。

    鲲鹏却丝毫没有触动,只是很随意的回了一句:“人之常情。”

    鲲鹏这话,让李雪双更是感到羞愧难当了,她低下了头,心里像是被拧成了一股麻绳一样,完全说不出话来。

    正当这时候,鲲鹏随意的把一个刚烧好的鸡腿撕下来,送到了李雪双的面前,道:“吃吧,昨晚上你没吃东西,应该饿了吧。”

    李雪双这会还真饿了,也不客气接过了鸡腿吃了下去,她身上还有内伤,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再加上昨天中毒的事情,身体越发的虚弱。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鲲鹏动用了一点灵气治疗了一下她的伤势,恐怕都清醒不过来了。

    正当这个时候,鲲鹏突然若有所思的问道:“昨晚上那个人用什么手法,锁住了你的动作?”

    李雪双楞了一下,抬起头看了鲲鹏一眼,仿佛像是看见了外星人一样。

    在李雪双的脑海中,鲲鹏是一个实力十分高强的人,特别是那可怕的内力,完全无法估计出来,到底是修炼何门何派的功夫,可却连一个区区的点穴手法都看不明白。

    第六百二十章 来历!【求全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李雪双的脑海中,鲲鹏是一个实力十分高强的人,特别是那可怕的内力,完全无法估计出来,到底是修炼何门何派的功夫,可却连一个区区的点穴手法都看不明白。

    “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鹏公子。”李雪双犹豫了一下,好奇的看着鲲鹏。

    鲲鹏有些发愣,但是却点了点头,道:“请问。”

    “鹏公子,你功夫十分高深,但是却无门无派,外加上你生性沉默,我实在没法猜测出你的真正实力来。”李雪双咬了咬牙,犹豫的问道。

    鲲鹏思考了一下,他身上的灵气和欧阳克身上的真气,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这李雪双认不出来也是自然,只是为了保密这个问题,鲲鹏又不能直说。

    “我修行的武学是一支古武门派,跟江湖上的大门大派自然不同,我本来一直在深山修行,从未接触过这外面世界,所以对外面的东西不了解。”鲲鹏如此一解释,李雪双脸上露出了明白的神色。

    李雪双这时候,叹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那昨晚那个人你肯定不认识了。”

    鲲鹏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这时候李雪双便说道:“这个人叫欧阳克,是欧阳锋的侄子,在中原大陆是很名气的高手。”

    “欧阳克?”鲲鹏自然不会不认识这个名字,只不过没想863到昨晚上碰到的这个人,居然是欧阳锋的儿子欧阳克。

    “对,就是这个人,他实力非常深厚,是西域来的高手,昨晚上他用的就是真气封穴,锁住了我冲脉和带脉,所以让我身上的气血无法自行疏通,从而锁住了我的动作。”李雪双咬了咬嘴唇,到现在都还恨得牙痒痒的感觉。

    鲲鹏闻言思考了一下,昨天夜里他偷偷的检查了一下李雪双的身体,的确看见两道奇怪的外来真气,锁住了李雪双本身的气脉运行。

    “那不知道李姑娘你的修为如何?”鲲鹏这时候,又随意的问了一句,李雪双顿时感觉到特别的尴尬,脸色都红了下来。

    “鹏公子,我的修为很一般,但是家父的武功却非常的好。”李雪双回应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