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将歇,女娲房间内回归平静。

    两人静静的躺在卧榻之上,享受着大战后的余韵。

    女娲如同白嫩的小绵羊一般,乖巧的蜷缩在鲲鹏的怀中。

    她如同羊脂玉般白嫩纤细的手指在鲲鹏的胸膛上轻轻画着圆圈,神态慵懒,散发着无穷魅力,差点让鲲鹏忍不住再次掀起一番大战。

    不过,考虑到后面还有西王母、羲和、嫦羲、妲己,鲲鹏最终选择强行忍住了。

    得保存点弹药,不能这么快就用完了,免得待会与西王母等众女洞房的时候力不从心,那就尴尬了。

    温存片刻后,他在女娲的服侍下,起身穿戴整齐。

    “臣妾恭送陛下。”

    女娲不着片屡,朝着鲲鹏盈盈一拜,将鲲鹏送出房间。

    鲲鹏面带微笑,春风满面,朝着西王母的寝宫直奔而去。

    吱呀——

    鲲鹏径直推开西王母的房门,走到西王母面前,将西王12母的红盖头也掀起来,露出西王母白嫩动人的脸庞。

    “臣妾恭迎陛下。”

    西王母朝着鲲鹏盈盈欠身,她胸前的两只极品大蟠桃立刻随着涌动,蔚为壮观。

    鲲鹏微微一笑,虽然凤祖、女娲、羲和、嫦羲、妲己等众女胸前都很有料,但是若单单是论蟠桃的话,他还是觉得西王母手感口感最好。

    大概,是因为西王母种植蟠桃并且服用的原因。

    吃啥补啥,没毛病。

    “来了来了!”

    窗外,瑶池、小白浅众女美目中不由露出一抹兴奋,她们小口微张,做着各种口型交流,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唯恐被鲲鹏察觉到。

    然后,她们纷纷竖起耳朵,贴着墙壁,继续她们的偷听大业。

    “你我已经成为夫妻一体,不必多礼!”

    房间内,鲲鹏微笑着将西王母扶起来。

    西王母盈盈一笑,道:“陛下,臣妾来服侍陛下更衣吧。”

    “好!”

    鲲鹏从善如流,在西王母的服侍下,很快便只剩下一层寝衣。

    不过,他的双手也没闲着,趁机将西王母也剥去的只剩下一层亵衣。

    刹那间,西王母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立刻展现在鲲鹏面前,让人怦然心动。

    也许是因为洞房花烛的气氛所致,鲲鹏感觉今日的西王母尤其的魅力非凡,吸引着他的双眼无法离开。

    西王母白嫩的脸庞上不由露出一抹娇1羞,虽然也是多年老夫老妻,更是双修过无数次,但是被鲲鹏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心底还是忍不住泛起一抹羞意。

    “陛下,臣妾俯视陛下就寝吧。”西王母道。

    “不急,先与朕喝一杯交杯酒先。”鲲鹏笑道。

    说话的同时,他施法变出一壶酒和两个酒杯,将酒杯倒满,和西王母共饮交杯酒。

    酒液香浓柔滑,流入西王母的双唇间,顿时间,西王母的双唇变得更加光彩动人,脸上也爬上了一抹红晕。

    鲲鹏见此,立刻将西王母拦腰抱起,走向卧榻。

    第四百六十四章 偷听的下场!【求全订!求自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鲲鹏见此,立刻将西王母拦腰抱起,走向卧榻。

    西王母嘤咛一声,微闭上双眼,睫毛微微颤动,一副任凭鲲鹏采撷的表情。

    鲲鹏将西王母放在卧榻之上,大手一扬,立刻将西王母身上的亵衣全部剥去。

    顿时间,西王母就像是个白嫩的小羊羔一样。

    鲲鹏则是化身大灰狼,立刻扑了上去。

    很快,房间内又是一场激烈的旷世大战。

    动人的叫声在房间内不断响起回荡,久久不曾平息。

    房间外,瑶池、小白浅等四女屏住呼吸,两眼眨都不眨的听着房内的动静。

    小白浅三女听着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美目中充满了好奇。

    她们果断相信了瑶池方才的解释,认为鲲鹏和西王母是在修炼。

    虽然,这个修炼的动静有点大,跟她们平时修炼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而且叫声也很奇怪。

    不过,瑶池就不行了。

    她听着房间内的动静,身体异样的感觉越发强烈,不断冲刷着她的神经,让她浑身发软。

    同时,她还感觉心底似乎有团火在燃烧一样,让她白嫩的脸庞通红发烫。

    她的心跳不由加快,连呼吸都急1促了不少。

    “我这是怎么了?”

    瑶池心中不由感到一丝慌乱,这种强烈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完全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终于,在那声音的刺激下,她双腿无法站稳,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大姐姐,你怎么了?”090

    小白浅三女顿时间慌了,急忙将瑶池给扶住。

    瑶池的修为早已经达到大罗金仙境界,她们不理解瑶池为何突然会这样,急的她们差点就要喊鲲鹏了。

    不过,瑶池及时的阻止了。

    “先扶我回去。”瑶池道。

    偷听是不能再偷听了,瑶池有种感觉,她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偷听的缘故。

    “好的,大姐姐!”

    小白浅三女急忙点头,立刻扶着瑶池离开。

    西王母房间内,鲲鹏立刻察觉到动静,不由满头黑线,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摇了摇头。

    “这四个小丫头,真是让人不省心。”

    不过,他也没有去管四女,继续与西王母进行洞房花烛。

    毕竟,春1宵一刻值千金!

    另一边,小白浅三女扶着瑶池回到了琼花宫,让瑶池在卧榻上躺着休息。

    “大姐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去将父皇请来给你检查下。”

    小白浅三女脸上挂满了关心,她们与瑶池的感情可是非常好,可不希望瑶池有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