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谷。(书=-屋*0小-}说-+网)

    陆压已经顺利化形,成为一个青年男子模样,相貌颇为英俊,可以说的上是丰神俊朗。

    他身着金黄色长袍,长袍上有一副威武的三足金乌图案,俯视着~前方。

    陆压化形后,立刻向帝俊-见礼。

    有着金乌老幺的记忆,他的所有行为都十分正常,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帝俊没有丝毫怀疑,反而对陆压大肆的表扬夸奖。

    “哈哈哈,小十,你干的不错,没想到众兄弟中你竟然最先突破!难得!难得!”帝俊大笑道。

    他看向其他九只小金乌,叮嘱道:“你们都要向小十学习,努力修行,争取早日突破,知道吗?”

    “是,吾等谨记。”

    其他九只小金乌连忙点头,看向陆压的目光充满羡慕,他们也想早点化形。

    陆压面带淡笑,他知道,他顺利过了帝俊这一关,他的身份没有被识破。

    接下来,他就可以利用他的身份,获得天庭的部分资源来修炼,他的修行速度必然飞快!

    晋级准圣境界,证道混元大罗金仙,都是指日可待!

    一念至此,他的心里不由美滋滋,嘴角勾起一抹弧线。

    他看着兴奋的帝俊和其他九只小金乌,眼底不由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在他的眼中,已经将帝俊和九只小金乌看成傻逼了。

    但是,就在这时,无尽祥云紫气降临汤谷,散发着浩瀚帝王之气的鲲鹏从虚空中突然间踏出,微笑着看着陆压。

    他目光平淡,但是却仿佛将陆压里里外外都看透了一样。

    陆压脸上笑容顿时凝固,心底猛地升起一股寒意,直蹿脑门。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来!”

    陆压心底无比震惊,宛若一颗陨石砸入汪洋大海中一样,掀起滔天巨浪。

    他万万没想到,鲲鹏会因为他的化形来到汤谷。

    要知道,他之所以选择夺舍金乌老幺,而不是对帝俊或者东皇太一下手,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不想和鲲鹏有近距离的接触。

    他有把握不被帝俊识破,但是对于强大的鲲鹏,他实在心里没底,不知道会不会被鲲鹏察觉。

    “早知道如此,贫道就应该等这小金乌化形了再出手!”

    陆压心中有些后悔,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不用担心惊动鲲鹏了。

    现在,鲲鹏已经降临,他除了听天由命外,只能内心疯狂祈祷着,鲲鹏并不能识破他的身份。

    只是可惜,他的祈祷注定要落空了。

    “微臣叩见天帝大天尊。”

    帝俊立刻朝着鲲鹏恭敬拜见,他的目光也极其惊讶,也没想到鲲鹏会突然降临到汤谷。

    不过,他的心底随即大喜,觉得鲲鹏这是对他的重视。

    “免礼吧。”

    鲲鹏面带微笑,将帝俊扶起,然后目光看向陆压。

    “你们还不赶紧向天帝行礼!”帝俊立刻厉声喝道。

    第四百一十七章 赐名陆压!【求全订!求自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们还不赶紧向天帝行礼!”帝俊立刻厉声喝道。

    要知道,鲲鹏以天帝之尊,降临汤谷,那可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若是十只小金乌不懂事,惹得鲲鹏不快,那就大大不美了!

    “吾等拜见天帝无上大天尊,大天尊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包括陆压在内,十只小金乌都朝着鲲鹏恭敬行礼。

    作为混沌魔神,高傲的陆压本来心底是万般不愿的,但是为了不被鲲鹏识破,他只能选择让鲲鹏占这个便宜。

    “都免礼吧。”

    鲲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陆压:“小十,你很不错,没想到你能这么快便化形突破。”

    “多谢天帝大天尊褒奖,小十愧不敢当。”陆压立刻谦虚道。

    他尽量将自己表现的跟真正的金乌老幺面对鲲鹏的神情一样,免得露出马脚。

    · ··求鲜花···· ·······

    帝俊面露喜色,他没想到鲲鹏会对他的孩子如此的关注。

    虽然他已经是天庭炎皇,他的孩子未来成就必然不凡,但是若是能得到鲲鹏的垂青,那简直就相当于如虎添翼。

    “不用过谦,难得你今日化形大喜,朕便赐你一道号如何?”

    鲲鹏两眼微眯,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看着陆压。

    “还不快快谢过天帝大天尊!”帝俊再次催促道。

    他的心中已经是一片狂喜,简直都快乐疯了。

    被鲲鹏这位天帝无上大天尊赐名,这是何等的荣誉。

    0

    以后,顶着这个赐名,陆压完全可以在洪荒大陆横着走。

    “小十叩谢天帝无上大天尊!”陆压立刻俯首恭敬拜谢。

    他的心底也不由放松下来,觉得鲲鹏并没有识破他的身份。

    “看来,所谓的天帝大天尊也不过如此!竟然还受贫道拜了这么多次,贫道迟早要将这个亏给找回来!”

    陆压心中不由升起对鲲鹏的轻视,在他看来,鲲鹏非但没有对他的真实身份产生任何怀疑,还要给他赐名,简直是愚蠢之极!

    枉他之前还那么忌惮鲲鹏,现在看来,实在是高看了鲲鹏。

    在俯首间,陆压的眼底不由露出一抹轻蔑之色。

    鲲鹏两眼微眯,面带淡笑,似乎察觉不到陆压的想法一样。

    他只是有种玩味的语气问道:“不如叫做陆压,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鲲鹏的话音还未落下,陆压便如遭电击,身体猛地一震。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猛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鲲鹏,心底忍不住翻起滔天骇浪。

    他的身体猛地感到一股冷意,让他忍不住倒吸凉气,头皮直发麻,肝胆皆颤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