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将自己的姿态放的极其卑微,目光紧紧盯着鲲鹏,心中紧张忐忑的等待鲲鹏的回复,唯恐鲲鹏开口拒绝。

    经过鲲鹏星辰虚空横扫三清,将三清、准提、接引通通废掉一条腿后,他已经深刻的意识到鲲鹏无可匹敌的强大。

    尤其是再看到鲲鹏在短短数天时间,在人族领地接连弄出四波庞大的天道功德。

    一波功德让人族仓颉从一介凡人,唰的一下成为与他们相差无几的准圣后期境界强者。

    另外三波分别让帝俊、东皇太一、伏羲三人达到准圣后期巅峰境界,随时可以斩第三尸。

    他更是对鲲鹏神乎其技的神通手段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甚至快到顶礼膜拜的程度。

    毕竟鲲鹏不仅能自己牛逼,还能够让跟随他的人同样变得牛逼,而与他作对的则会被虐的很惨!

    所以,即便是是他这位未来的阿修罗教教主也忍不住心动了。

    修士修行亿907万载,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证道混元,真正的与天地同寿吗?

    冥河不管再厉害,他也终究还是个修士,是修士,他自然不能摆脱这个欲望。

    哪怕他拥有元屠阿鼻两大杀伐利器,并且还弄出血神子分身,在血海之中,他堪比混元圣人,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在洪荒顶级大能中也算是赫赫有名也不行。

    当然,他也看出来,鲲鹏现在对他们的态度很冷淡,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所以,他才将姿态放到最低,就是希望能顺利投靠到鲲鹏麾下。

    只要鲲鹏能够指点他证道,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证道,他都愿意做鲲鹏最忠实的小弟,鲲鹏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让他往东,他绝对不往西,让他往南他绝对不往北,让他怼三清他就怼三清,让他揍准提接引就揍准提接引!

    绝无二话!

    不相信的话,他可以直接对天道发誓,让洪荒天道约束,如果他违背,洪荒天道必然惩罚。

    这些都是冥河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只不过碍于面子,他没有立即直接的表达出来。

    鲲鹏高坐在大殿上方,没有立即回答冥河,只是两眼微眯,嘴角勾起一道冰冷的弧线。

    以冥河现在表现的态度,如果接收了对方,也会增加他天庭一方的实力。

    但是,他根本不在意。

    只是个冥河老祖而已!

    他麾下羲和、嫦羲、西王母、帝俊、东皇太一、伏羲、镇元子、燃灯等等,哪个不是比冥河老祖要强大?

    收不收冥河老祖,对他根本没有半点影响!

    一念至此,在冥河紧张期待的目光下,鲲鹏淡漠的开口。

    “尔等来意朕已经知晓,然而,尔等与朕无缘!可到别处寻求机缘!”

    这话的确不假,也并不是鲲鹏拒绝的推托之词。

    第三百二十六章  论罪当诛!【求全订!求自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话的确不假,也并不是鲲鹏拒绝的推托之词。

    当年他不是没给冥河等人机会加入天庭,但是他们各个自命清高,不以为意。

    现在见到他强大的实力和有让人获得大波功德的手段才跑过来哭着喊着来投靠他,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简直是可笑至极!

    你们当初不是要自以为是的装逼吗,那就继续装逼去吧!

    朕今日要是收了(badi)你们,就算朕输!

    所以,这更加坚定了鲲鹏拒绝冥河的决定!

    冥河顿时如遭雷劈,整个人直接懵住,他本以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放下顶级先天大能的身段,低声下气投靠鲲鹏,鲲鹏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毕竟,他的实力可是比帝俊、东皇太一、伏羲三人丝毫不差。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鲲鹏会拒绝的如此干脆!

    冥河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深深的失落,同时心中感到深深的不甘心。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是什么原因让鲲鹏如此不待见他,他自问不比伏羲等人要差啊!

    “冥河敢问天帝大天尊,究竟为何不能收留我等!”镇元子目光悲愤质问道。

    如果不是为了证道他是绝对不会像刚刚那样低声下气的哀求鲲鹏的,所以,在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后,他立刻爆发了,心中充满了怨气!

    “哼,朕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鲲鹏冷冷一哼,目光瞬间变得冰冷,如同俯视着蝼蚁一样俯视着冥河。

    “你要明白一点,现在是你在求朕,既然求就要有求的觉悟!”

    “朕如果答应收下你们,那是朕大发慈悲,你当感恩戴德!朕不答应收下你们,那是你命该如此,你有什么资格敢质问朕!”

    鲲鹏说话的同时,他浑身爆发出一股庞大的气势,如同排山倒海般席卷整个大殿,气势磅礴如同实质,让整个大殿陡然间显得无比压抑!

    不仅如此,在鲲鹏刻意之下,他身上的气势更是如同狂风暴雨般冲向在大殿中保持跪拜姿势的冥河!

    仿佛一座巍峨高山一般,重重的压到冥河身上!

    鲲鹏的实力有多强?!

    那可是洪荒世界真正的第一位以力证道的圣人强者!

    哪怕只是无意间泄露出的一丝气势,都不是圣人之下的修士所能抵挡,更别说鲲鹏有意给冥河一个教训。

    冥河顿时如遭重击,脸色骤然一变,体内五脏六腑剧烈翻腾,他口中不由闷哼一声,浑身冷汗直冒,嘴角甚至流出一丝丝鲜血,咬着牙拼命抵挡鲲鹏的气势。

    鲲鹏目光冰冷,俯视着冥河,心中没有丝毫同情心软。

    天帝天尊,受命于道,冥河竟敢妄加质问,论罪当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