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觉得鲲鹏这种想法很邪恶,他可以保证,任何一个男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没有,他敢直播和凤祖用本体双修!

    事实上,别说是姐妹双飞,就连母女什么都有人敢想!

    只不过,一方面是有贼心没贼胆,另外一方面是能同时让人怦然心动的母女实在太少了。

    所以,鲲鹏想着和羲和嫦羲姐妹二人大被同眠,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时,西王母已经将功德吸收的差不多,大罗金仙后期境界也都彻底巩固,完全看不出来是刚刚突破。

    西王母心生欢喜,自然要想鲲鹏表示感谢,感谢的方式也非常简单,那就是“一二三”肉偿!

    鲲鹏见机会难得,也不客气,立刻毫不犹豫的将西王母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全部剥去。

    西王母没有任何反抗,就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羊羔一样,任由鲲鹏双手在她身上肆虐,甚至主动迎合鲲鹏。

    在鲲鹏离去的这段时间,她担忧的等待,也需要和鲲鹏来一场肉搏战尽情的发泄。

    于是,很快,两人便在瑶池圣境赤身相对,掀起一场盘肠大战,浪花四溅。

    水花之下,是两人雪白的胴体缠在一起翻滚。在水花声中,不断传来鲲鹏和西王母两人舒爽的叫声。

    大约过了百年时间,两人才结束了这段双修。

    鲲鹏与西王母温存了一顿时间,便离开了西昆仑,动身前往星辰虚空,去太阴星寻找羲和嫦羲两位太阴女神。

    ......

    星辰虚空,鲲鹏脚踩十二品造化青莲,如同九天圣人漫步在虚空之中。

    造化青莲发出亿万道防御玄光,将四周阴寒之力毫不费力抵挡在外,完全威胁不到鲲鹏。

    这是鲲鹏第二次来星辰虚空,他的内心还是颇为感叹。

    十几万年前,他从此地离开,遭遇星辰风暴,没想到误入西王母道场,并且已经成功将西王母拿下。

    然后他还多了两个女儿,并且几乎以主角的身份度过龙汉大劫道魔大战,屠龙族,灭罗睺,名扬洪荒!

    在这短短十几万年时间,他的实力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十几万年前,他还需要为未来慎重谋划,十几万年后,他已经站在了洪荒强者巅峰。

    现在回想起来,哪怕是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只要他继续保持优势,先天顶级大能中,根本无人可以压制他!

    鲲鹏两眼微眯,嘴角不由勾起一道微笑,目光看向星辰虚空正上方的太阳星。

    他突然很好奇,想去看看帝俊和东皇太一这两位天生皇者在被他坑了之后,现在修为进展如何。

    毕竟当年两人都被他魔修傀儡打成重伤,单是恢复伤势就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足以拖慢他们的修炼速度。

    别说是大罗金仙后期境界,很可能连正常的大罗金仙中期都没达到!

    第一百一十七章 醉酒的女神【求订阅!求自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别说是大罗金仙后期境界,很可能连正常的大罗金仙中期都没达到!

    这两个妖族皇者,算是被他给生生的坑废了。

    “可惜,老子现在要去攻略羲和嫦羲两位太阴女神,没时间去管他们,他们将来最好能够识相点,否则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鲲鹏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混沌钟只是他从帝俊和东皇太一手中先收回的利息,若是对方能够认命也就罢了,若是以后还敢和他作对,他不介意将两人往死里坑。

    反正命中注定,他们两人迟早都陨落!

    将目光收回,鲲鹏继续赶往太阴星。

    现在洪荒大劫已经落幕,他怕羲和嫦羲两人耐不住太阴星的寂寥前往洪荒大陆,正好与他错开。

    那样的话,他要想在偌大洪荒与两人相遇真的只能完全依靠运气了。

    所以,他必须确保早点赶到太阴星,趁着两位太阴女神还没离开太阴星前与对方汇合0

    很快,鲲鹏便来到太阴星前方,阴寒浓郁的太阴之力让太阴星显得格外清冷。

    “希望她们还没有离开。”

    鲲鹏心中念头一闪而过,踏上太阴星,立刻朝着广寒宫飞去。

    很快,富丽堂皇的广寒宫便出现在鲲鹏面前。

    和当年他离开的时候一样,偌大的广寒宫依旧极为冷清,除了宫殿前方的那颗月桂树和其他性属阴寒的花草之外,没有其他普通生灵。

    毕竟,太阴之力太恐怖,不到大罗金仙境界,很难在太阴星上生存。

    只是,让鲲鹏的心微微一沉的是,他并没有发现羲和嫦羲两位太阴女神的踪迹。

    “她们该不会还真的提前下洪荒了吧。”鲲鹏无力吐槽道。

    若真是这样的话,他的攻略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从云端降下,他立刻进入广寒宫中,虽然广寒宫到处都布满了禁制,但是这些禁制都是出自他手,他没有任何阻挡便轻松进入。

    鲲鹏铺开仙识,逐一探查广寒宫的每一座宫殿,2.5大殿内每个角落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不过,所有大殿中都没有发现羲和和嫦羲两人的踪影,也没有发现任何修炼产生的灵气波动,可以直接排除两人闭关修炼的可能。

    “那么现在就剩下她们的寝宫了,如果还没有的话,就只能等下次再遇了。”鲲鹏暗自忖度道。

    他走到两人寝宫前,先敲门叫了两声,迟迟没有回应,便直接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刚踏入房间,一股浓郁醉人的桂花酒香便朝他扑鼻而来,让他脸色瞬间变得古怪不已,心中不由升起一个极其荒诞的念头。

    “这两位该不会是喝桂花酒喝醉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