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洪荒大势十分清楚,鲲鹏早就料到麒祖必死无疑,更料到罗睺带领麾下魔修大军隐藏在一旁虎视眈眈。

    所以,对于罗睺突然杀出将麒祖杀死,即便凤凰族和麒麟族都大惊失色,甚至连鸿钧都目光微微一变,他依然保持淡定从容,就好像此事跟他没有半分关系一样。

    他甚至还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罗睺,心中暗道罗睺果然不愧是洪荒第一大反派。

    如果将罗睺的五官单独分开看,倒也是中规中矩,但是拼凑在一张脸上,却显得极为凶神恶煞。

    尤其是罗睺还穿着一袭墨黑长袍,更显阴冷,就差直接告诉别人他是大坏人一样。

    “看来,所谓的魔祖“六八零”也不过如此!”

    鲲鹏微微摇头,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本来,他还觉得罗睺身为魔祖,能够和鸿钧掀起道魔大战,必然也是一代枭雄本色。虽然最终落败,但是也足以傲视洪荒群雄!

    就如同帝俊和东皇太一以及十二祖巫,虽然在巫妖量劫中陨落,但是整个巫妖时代,他们的锋芒无人能够遮挡。

    可惜闻名不如见面,别说和帝俊东皇太一等人比,就连祖龙麒祖,罗睺都不一定能比得上。

    所谓相由心生,罗睺既然长着这张坏人脸,说明他嚣张狂妄,不丝毫隐藏自己的内心的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最直接的例子就是罗睺为了杀死麒祖,竟然以堂堂准圣强者的身份从背后偷袭麒祖,实在太为人所不齿。

    “难怪最后被鸿钧给干掉!活该如此!”

    鲲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若是这种人都能称霸洪荒大陆,那天道也是瞎了眼了。

    魔消道涨,此乃天意!

    “不过,你死不死不管老子的事情,老子只想拿到那柄弑神枪!”

    鲲鹏将目光转移到罗睺右手中那杆通体漆黑的长枪上,用脚趾头猜他都能猜到,这便是洪荒最强杀戮至宝——弑神枪!

    不但威力强大,还杀人不沾因果。

    通过方才罗睺用弑神枪轻松杀死麒祖便可以看出其凶悍程度,若是普通长枪将麒祖身体洞穿,麒祖凭借强悍肉身依旧能存活,可是弑神枪却眨眼间将麒祖化为灰灰,恐怖如斯。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道散发毁灭气息的黑色火焰,应该就是洪荒十大凶焰之一的九幽魔火,能焚尽修士肉身元神,故而才有弑神之名。

    若是将弑神枪拿到手中,鲲鹏战力将再次飙升,纵横洪荒不在话下!

    一念至此,鲲鹏非但没有震惊罗睺现身,反而两眼火热的盯着罗睺手中的弑神枪不放,恨不得现在就能将弑神枪从罗睺手中抢过来。

    洪荒第一杀戮至宝,真的好眼馋啊!

    罗睺脸色黑如锅底,额头青筋暴突,差点被鲲鹏的反应气的三尸暴跳。

    他本来还期待着能够将鲲鹏给狠狠的震惊一番,压一压鲲鹏方才强势气焰,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鲲鹏非但面不改色,反而还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的打弑神枪的注意,简直将他当作不存在!

    第八十二章 魔祖?断脊之犬!【求订阅!求自订!】-->>(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本来还期待着能够将鲲鹏给狠狠的震惊一番,压一压鲲鹏方才强势气焰,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鲲鹏非但面不改色,反而还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的打弑神枪的注意,简直将他当作不存在!

    罗睺身为堂堂魔祖,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肺都快气炸了!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看着鲲鹏目光愤恨不已,口中咬牙切齿,心中气的直抓狂。

    虚空中,鸿钧见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弧线,眼中流露出一抹幸灾乐祸。

    虽然他是未来的洪荒道祖,但是此刻内心还是不经意见流露出一丝腹黑属性。

    当初在昆仑山与鲲鹏相遇,他也是被鲲鹏这样无视前辈高人的身份,甚至还抢走了本应该是他的宝贝,让他也感到相当的郁闷。

    所以,现在见到罗睺也遭到同样待遇,他心中反而感到颇为暗爽,终于有人比他更惨的了!

    不过,他也没有大意,也取出盘古幡,随时准备出手对付罗睺.

    他和罗睺乃是天定对手,罗睺已经现身,他不可能袖手旁观。

    “鲲鹏小儿,老祖已经降临,即将称霸洪荒,你还不速速带领凤凰麒麟二族跪地求饶!否则的话,老祖一声令下,将尔等屠杀殆尽!”

    罗睺浑身散发着骇人杀机,对着鲲鹏冷喝威胁,想要让鲲鹏感受到他魔祖的霸气,臣服在他脚下。

    他猛地一挥手,麾下亿万万魔修都摇旗呐喊,声势浩大,让人忍不住色变,就连凤祖也感到震惊。

    三族族长,祖龙自爆,麒祖被杀,如今只剩下她一人,也身受重伤,如何能抵挡的住气势汹汹的罗睺。

    她美目中闪过一丝慌乱,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鲲鹏,不知为何,她明明是准圣高手,而鲲鹏只有大罗金仙后期境界,但是鲲鹏却偏偏能带给她一种安全感。

    鲲鹏感受到凤祖的目光,递给凤祖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然后冷冷的看着气焰嚣张的罗睺,不屑的道:“区区魔修,残暴生灵,滥造杀孽,罪业深重,天地不容,也敢让老子投降,简直是不自量力!”

    道魔大战开启,罗睺就要归天,半只脚踏进棺5.6材的死人,有何惧之!

    “岂有此理!鲲鹏小儿,你可知道老祖是谁!”罗睺怒不可遏道。

    他以为他是没透露出他的凶名,才让鲲鹏如此无视他,所以准备自报家门,却不料遭到鲲鹏更无情的嘲讽。

    “哈哈哈,罗睺,老子自然知道你是谁,你不过是天道之下一条断脊之犬罢了,也敢在老子面子狺狺狂吠,妄自尊大!”

    “你若是速速离去也就罢了,不然老子必定屠尽你麾下所有魔修!”

    鲲鹏仰头大笑三声,目光睥睨,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俯视着罗睺,浑身散发无穷霸气,气势直冲云霄!

    【**你们懂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